朱建军: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
2012-06-08 01:06:11   来源:转贴   评论:0 点击:

心理资本的一个基本的东西,它是被我们用来生产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过程所需要的心理特质,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的看法,我觉得这就叫做心理资产,心理资产用来生产的时候就叫做心理资本。

主持人:各位同仁、各位老师,今天我非常荣幸在这里引荐一位心理学界的大师,他的名字叫朱建军。我们在这里非常荣幸可以共同分享他的智慧,他今天为我们带来的是关于意象对话,如何造就我们更加幸福快乐的人生。相信我的介绍根本不能涵盖朱老师的智慧,剩下时间交给朱老师。

  朱建军:大家好!非常抱歉,今天我没有PPT。我更喜欢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能够有一个交流和互动的感觉,虽然人很多,大家都互动也很困难,但是我觉得至少我很想试一试,我们以一种更能互动起来的形式让大家一块交流。每次这个会议的规模都这么庞大,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很少有会能有这么多的人聚在一起,当然在座下面有我认识的朋友,也有认识我,我不认识的朋友,也有今天第一次认识的。希望这三个小时,能够很有效率的,我们大家围绕一个主题,有一个交流互动的机会。希望大家有问题随时举手,或者递纸条,我更喜欢看着一个人的脸,然后大家互动,递纸条是看着一个白白的东西去互动,会差一点。可能有些代表也许不是很习惯站起来去互动,就递纸条。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更有针对性的,大家就一些问题进行讨论。

  希望大家互动的时候千万不要客气,这是我特别期望的事情。前两天在一个地方讲课,有人对我提出很轻微的质疑,主办方就有点不好意思,说:朱老师,有人质疑你。我说:太不爽了。质疑在哪?就是质疑的太没分量。我今天也特别希望跟在座的各位能够认真思考,并且有一些有分量的互动和交流,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今天的主题是心理意象在心理资本中的应用,“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跟心理资本这一块有关的。因为自从我搞了意象对话之后,我觉得让我有一个很特别的事情,不管哪里请我去讲什么东西的时候,都请我去讲心理意象,就有点象演员,宋丹丹演了超生游击队的农妇,都让她演农妇。一个演员演*女出名,就都让她演*女,成了*女专业户。我就是到哪都要讲意象。我自己有时候跟人家说,其实我除了意象也会点别的东西,偶尔讲讲精神分析之类的,我也会,但是就不太有人请我讲这些东西。

  我后来想其实这也是跟我们今天的主题有关,在大家的心目中,和我这个人联系在一起的有一个意象,这是一个研究心理意象比较多的心理学家,这就形成一个附着在我身上的意象。这个意象本身有一个力量,别看它是虚的、无形的,但是本身有力量,我们可以把它想象成类似于一个实体,虽然它不是,有这么一个大大的标签帖在我光光的脑门上,就是意象对话的心理学家,然后大家到后面可以让我做这个。我虽然个人觉得有点遗憾,我其实也可以讲讲精神分析。后来想想,从我个人人格丰富性上来说,我觉得遗憾,因为我也可以干别的,但是从市场分工来说,好像这其实是对的。因为讲精神分析,别人也能讲,而且别人也讲的很好,固然我讲的也能挺好,但是这就像一个产品,有一种牌子的汽车大家都有,有一种牌子汽车是我自己的,这种情况下我要去卖和大家都有的汽车就不如卖我自己独有的汽车,它有一个相对价值,而不是绝对的价值。从绝对价值来说,比如我在精神分析研究,在人格心理学研究方面的绝对值也还过得去,也可以去讲。但是我在这方面的研究的领先程度和我在意象对话方面研究的领先程度,我意象对话研究是更领先的,所以它就相对价值更高。相对价值更高以后,去讲课的时候,让我讲这个,的确更合适,虽然我自己觉得不太爽,但的确更合适。

  从这个现象反映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有些无形的东西的心理资本的高低是有一些影响因素影响你的。比如说朱建军这么一个人,从物资资本来说没有什么太高的物资资本,别人还穿一身正装,我今天穿的很不好,有时候人家批评我说你也太不尊重大家,因为昨天我赶飞机过来,没办法换,就凑合来了,这挺没价值的。但是大家为什么还愿意给我这样一个说话的机会?因为有一些心理资本,这些心理资本虽然是无形的,我们过去经常讲一句话客观存在,也不好说这句话,它不是客观存在,但是它是存在。

  有一个心理资本,这个资本我们可以靠什么衡量?知名度。一说朱建军,知道的人比较多。我弟弟也不错,但是他的名字大家知道的少,他的资本就低一点。所以有这么一个资本的,这个资本又有它的相对性,比如我现在给大家讲化妆与美容,然后我的资本就很低,虽然我以前说其实我用意象对话来调过我的减肥,在好几年之前,因为当时我们几个人做心理访谈,我觉得太胖了,上镜头不好看,决定心理减肥,减的很好,差不多一天一斤的速度,20天减掉了10多公斤左右。但是我现在就不敢跟大家说我这次课题讲一个心理减肥,因为我太胖了,我现在这样走上来给大家改心理减肥没那个资本,因为我后来又吃得太多了,所以没有资本。等我真想讲,就得回去再减肥一次,再减到身材匀称的时候就可以讲,因为我有那个资本。

  所以这里有一个相对的心理资本,就是我在某些方面,朱建军有一定的心理资本,这种心理资本在某些方面是更多的。比如讲意象对话,我是一个大富翁,很有钱,在某些方面是很差的,比如我讲怎么样化妆。在座就有很多人比我懂,我就没法讲了,我能讲的只不过是用香皂洗洗脸,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化妆方式。它会在各种不同方面有不同量的所谓的心理资本,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有些资本不是外在,是内在的。

  有心理资本,才到这里来,这些心理资本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是以心理意象的形式存在。就是以大家心目中一个意象,大家心目中,这个人在哪方面,你们会觉得怎么怎么样,会有一个意象。这个意象可能是真实也可能是不真实的,可能跟我有关系的,也可能是跟我的关系不如跟你们自己关系大的,就有可能是很强投射出来的一个意象。可能比我实际人更坏,也可能比我实际人更好的,其实它都是你头脑中存在的这么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有一定价值。“如何创造有价值的心理意象”其实讲的有价值,它能够成为心理资本的那些心理意象。

  在讲心理意象之前,我想先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所谓心理资本的概念。

  我自己说的这个概念也许不见得跟别人所说的完全一样,但是我大致说一下在我心中理解的心理资本。前一阵子因为跟另外一个专家在一起,谈起心理资本的时候,就有人问什么叫做心理资本?后来另外一位专家说:所谓心理资本就是比如当一个人遇到挫折的时候,有的人遇到挫折就一蹶不振,另外一些人遇到挫折可以屡败屡战,这种人有一种内心特点,这种特点就是他的一种心理资本。比如在做一个什么事情的时候,有些人可能内心缺少一种很强的驱动力,缺少一种很强的激情。而另外一些人可能特别有驱动力和激情,也可以说这是这种人的一种心理资本。

  这位专家讲之后,提问的人就问这跟以前说的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这不就是心理素质吗?我觉得问问题这个人挺好,问的是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就是它跟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就想就这个先说一下我的一个看法。

  我觉得乍看起来跟心理资本确实没有区别,我想是不是国外心理学家提这个的人卖一个噱头,有一个新的叫法,让大家听完以后觉得更好听。即使有这方面因素,肯定不是全然是这样的。为什么呢?有一个区别,这个区别我们很容易理解,我们只要拿那些物质去打比方就行了。比如我们生活中需要的物质有什么?比如空气和水,这是最基本的需要,空气可能比水还重要,没有水我们可能几天就会死,但是没有空气的话我们连几天都撑不下去,连几个小时都撑不下去,所以空气和水都是对我们非常重要的资源。然后是粮食,还有一些生产出来的产品,衣服等都是资源。

  但是这些资源中,有些是有价值的,有些是只有使用价值但是没有价值的,比如空气。因为空气是太重要的东西了,但是我们不需要买,就像过去苏轼说的清风明月,这是造物者所生产的东西,但是我们不需要花钱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我们不用花钱买。比如自来水,当我们意识到水资源有限,就需要花钱买,因为它是资产,是有交换价值的,因为你不掏钱就没人会给你这个绿茶,所以它就是资产,就是有价值的,我有一些资产就可以把它作为资本,拿它资产运作去转换,就是这样一个区别。

  不见得光是空气这种东西,有些东西,比如有一个女孩子打了一件毛衣,很早之前她会打毛衣,更早之前林黛玉会绣荷包这种东西,这种东西也是花了很多劳动,也是努力生产,生产完了以后也是给人使用的,这都跟其他东西没有任何区别,但它不是资产,因为打的那个毛衣不是资产,它是礼物,礼物的特点不是拿钱能算的,跟钱无关的,它是说我这个人做了给那个人去用,跟钱无关,所以它就不是商品,也就不是资产,也就不可能运用它作为资本。这是我们说资本和非资本的区别。

  但是我们现在讲到心理资本的时候,什么是心理资本?跟心理素质有什么区别?如果心理素质,你没有拿它用来生产、去制造产品,或者把它本身变成产品,没有拿它去交换,没有让它进入市场,无论是什么的市场,它就不是资本,它就只是素质。比如以前有一个姓鲁的外国人叫鲁宾逊,他自己跑到一个小岛上,没有其他人,就他自己一个人待在那,他很自信,很有探索精神,很有创造性等等心理素质,但是这些都不是心理资本,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一种东西,不是拿来干什么用的。

  但是什么东西就成了心理资本了呢?就是当这种东西被放到一个市场之中,这个市场之中有生产、有交换、有再生产,有各种各样活动的时候,你把你这种素质用在这个里面,那它就变成了资产。如果这种资产被你用来生产什么东西,就变成了资本。所以东西本身没变,但是这个东西在不同场合的意义就变了,本来还是同样的心理素质,但是当它到了那种场合就是资本了,就不是以前我们叫的心理素质这种东西了。所以这是我们觉得心理资本的一个基本的东西,它是被我们用来生产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在这个过程所需要的心理特质,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的看法,我觉得这就叫做心理资产,心理资产用来生产的时候就叫做心理资本。

  心理资产跟过去我们所谓的资产,具体的那种物质资产有什么区别和共同的地方呢?

  先说共同点:

  最基本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它都能满足人的需要,如果它不能满足人的需要,那这种东西就没有意义。如果有一个人有一种特殊的心理素质,当然这种心理素质对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用处,只对他自己有用处,这种就不能成为心理资本,因为你没法把它转换成一种可以交换的东西。所以它的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这个东西对别人有用的,这是它的一个最基本的物质资本和心理资本的共同点。

  第二个共同点,是以交换的方式——市场,可以交换,不光要有用,而且可以交换。和物资资本一样,心理资本也是,我给出一种心里的东西,和给出有物质的东西一样,我给的这个过程不一定只是交换,可能是给别人某种有心里价值的东西,但是如果不是交换,也不能叫做心理资本。我们可不可以不交换?可以。比如说出家人帮助某些人去想通一些心理问题,起到我们类似心理咨询的作用,这个就不是交换,这是一个单向的布施,它是一个单向的行为。我付出一个东西并不是用来交换的,这个时候就不是心理资本,其实这个交换可能是有性的物质交换,也可能是无形的,比如我帮助你排忧解难,你就送给我一盒茶叶,这叫交换。但是我帮你排忧解难,你没有送我茶叶,你送我一个无形的东西,比如你赞扬我,比如朱老师你真棒,你是很优秀的心理咨询师,我就需要这个,这也算是一种交换。凡是有这种交换都应该叫做资产,没有这种交换,比如我并不需要你夸我是好的心理咨询师,我帮助你之后,你夸不夸我,哪怕你过后完全忘掉我,没有什么影响,这可能不是一个交换。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表面看起来像是交换,但实际上并不是交换。就像我们刚才讲的礼物,比如有人喜欢我,给我绣了一个荷包,我接到这个荷包很开心,并不是我占便宜了,有人给我荷包,这个荷包一看是手工制作,很值钱,算一算大概能值250元,我就找一个250的礼物还赠给他,这样一个过程就是一个交换。但是同样类似的行为可以不是交换,比如我看得高兴,并不是因为这个值多少钱,而是因为他很费劲给我织这个荷包,说明他对我有感情,对我好。他对我好,并不是我觉得他对我好就应该给他什么回报,只是因为他对我好就很开心,我也想做一点对他好的事情,我当然不会绣荷包,我就弄一个别的什么礼物,我自己也做一个东西,然后我也送给他,这个过程算不算交换?其实不是商品交换,虽然看起来非常像,但实际上不是。因为这个过程中它是礼物。

  说到心理资本、心理资产,区分起来更困难,在心理资产角度来说并不是值多少物质的钱才是交换,我心理上的一种价值的互换也是一种交换行为。我刚才说有一个人给我一个荷包,我很开心,我同时也喜欢他就给他一个什么东西,这不是交换。但是我会说有一种跟这个非常类似的也是交换,虽然不算钱的。

  假设我是一个心理上很缺乏什么东西的人,我心理上有一个匮乏的,假设我上小学和初中的时候特别受我们班女生瞧不起,她们都觉得朱建军这个人既没趣味、长得也不帅,各方面都没什么价值,那个时候我心里面可能就很失落,或者觉得自恋特别不满足,觉得你看人家都比我强,我就不行。然后到我后来某一个时刻,有一个很好的女性喜欢我,给我一个荷包,那么这个时候也可能我虽然没有一个物质上算这个荷包值多少钱,值250元,并不是这样,但是我觉得我很开心,因为我缺这个东西,我缺乏、匮乏,我开心并不是因为说这个人我喜欢她,然后她也喜欢我,我开心,甭管是谁,只要有一个大家觉得比较好的人,比如像凤姐、芙蓉姐,不是那样的人,然后她给了我一个荷包,我就会很开心,甭管是谁都会开心,为什么呢?因为不管是谁给我的,我都会满足,因为我这里有一个缺失感,我有一个缺乏感,我需要这个东西。

相关热词搜索:意象对话 朱建军 心理咨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心有心的语言(一)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