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心的语言(九)
2013-09-26 09:33:45   来源:转贴   评论:0 点击:

《心有心的语言——心理治疗的意象对话技术》,朱建军,第九章:意象对话的特点、与其他心理治疗的异同
第九章 意象对话的特点、与其他心理治疗的异同
      
第一节  意象对话的特点


      意象对话技术的根本的特点是,心理咨询和治疗是在人格的深层进行的,是用原始认知方式进行的,它是一种“下对下”的心理治疗。心理学家和来访者的关系,就象两个不使用逻辑思维的原始人。
      因此,意象对话表现出的具体特点有:
      一、心理诊断容易,可以迅速探明来访者的心理问题。
      治疗经验表明,用意象对话技术做心理诊断比用一般的心理量表如MMPI所需时间短很多,比用一般的访谈也迅速的多,而且更容易直接切中要害。
      仅仅用最简单的“想象房子”这个练习,基本上就可以知道来访者的心理状态,性格特点,重要冲突等许多东西。在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只要有学生告诉我他想象中的房子是什么样子,我甚至看不到是谁说的,就可以说出许多关于他们心理的东西来。
      在这个时候,意象对话是一种投射测验。
      当然,和其他投射测验一样。它需要心理咨询师有丰富的经验。
      二、利于建立医患关系并减少阻抗。
      由于不必分析意象的象征意义,所以有助于很快建立医患关系,并且大大减少治疗中来访者的阻抗。
      在来访者的意象反映了内心不可接受的冲突(如对父母的强烈敌意、乱伦的性冲动等)时,分析解释意象必然会遇到强烈的阻抗。精神分析治疗中,必须等到适当的时机才可以逐步把解释说出来。这样,就需要很多的时间。
      而意象对话治疗法不解释,从而绕过了这种种阻抗。
      在前言中的那个例子,来访者是有性的问题。但是,如果我把话说到性问题上,也许他会否认,这样就需要增加时间。但是,用意象对话就不同了,因为我们不提什么性,就只谈他想象中的“箱子”“刀”,解决就容易多了。
      三、治疗时间更快
      用意象对话治疗治疗时间更短,原因除了阻抗小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深入。其他治疗都作用于来访者的意识层,人格的表层。人在理智上知道一个道理是很容易的,很快的。但是要把这个理解变成深层人格中的领悟就需要时间了。而在意象对话中,治疗者运用意象直接作用于来访者的人格深层,治疗时间自然就缩短了,效果也更稳定。实践中,有时会在一次治疗中就获得巨大的治疗效果。
      四、可以在不了解病史和生活史的情况下进行治疗。
      因为用探测性意象可以发现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例如:某来访者想象自己是蜜蜂飞向花,却发现花朵可以吞噬自己。由此治疗者可以知道他有种对异性的强烈恐惧,判断他在异性交往中有严重问题。即使来访者不愿意说出他病症的细节,不报告生活史,只要肯定基本症状是异性交往障碍,治疗者就可以通过意象对话技术减轻其对异性的恐怖。
      五、适应症
      目前正式用此技术治疗过恐怖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焦虑症等多种神经症、效果显著,特别适用于恐怖症和抑郁性神经症。对心身疾病也有一定的疗效。对正常人的情绪问题、心理发展问题也有很大作用。
      意象对话对儿童疗效更为显著。可以是因为儿童想象力更丰富,形象思维占优势的缘故。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意象是很丰富的,但是偏偏是他们不适合做意象对话治疗,因为太危险了。意象对话归根结底是一个在引导下的清醒的梦,它是不现实的。重性精神病人现实感本来就极为缺乏,在意象对话中,他们会把这些想象的东西当作现实,这是很危险的。意象对话对正在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来访者疗效也不佳。原因是,正在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来访者很难想象出丰富的形象来。我有一个假设,精神病药物之所以有疗效,是不是就是因为他们可以阻断来访者潜意识中的想象,没有想象,自然就没有了消极的意象(当然,积极的也一样没有了),没有了消极意象,也就缓解了心理冲突。他们内心的眼睛被精神病药物蒙上了,眼不见心不烦,于是他们没有了烦恼。

      第二节  意象对话和其他心理疗法

      一、意象对话技术和其他技术结合使用。
      意象对话技术只是心理咨询和治疗的一种技术,不是一种完整的疗法。在做心理咨询和治疗的时候,我们可以和其他心理治疗技术一起使用。
      当来访者难于产生丰富的意象时,可以借用催眠技术,在催眠状态下加“你会产生鲜明的意象”的暗示,并在催眠状态下进行意象对话。
      意象对话技术也可以和精神分析治疗一起使用。因为这技术的理论基础大多来源于精神分析和其他心理动力学理论,所以它可以很好的和精神分析结合使用。
      意象对话技术也可以和人本主义治疗相结合。特别是格式塔治疗中,有许多促进来访者关注“此时此地”的小技术,和意象对话配合用很好。因为意象对话是一种想象,有个别来访者会沉溺于这想象,脱离现实,甚至容易混淆想象和现实。格式塔的方法就可以作为一个清醒剂,帮助来访者清醒,从想象中回到现实。
      佛教密宗的观想就有些类似意象对话技术。比如,他们让信徒观想菩萨的形象,以帮助他们获得菩萨所象征的品质。但是,他们指出,在观想结束后,必须告诉信徒,这些形象的本性都是“空”。
      意象对话也一样,它需要来访者实实在在做想象,在想象时,把想象出的形象作为实实在在的事物。但是,在做完意象对话后,就必须告诉来访者,这些想象出的形象,不是你天眼开看到的东西,只是想象而已。
      你在“做梦”的时候要投入地做,在“做完梦”就要醒过来进入现实世界。而格式塔的一些技术就很适用于唤醒来访者。比如,有一个小练习,是让来访者在8分钟内,不断地用“现在我……”造句。这个练习就可以很好地帮助来访者,让他们睁大眼睛看现实中的东西、让他们听现实的声音、知觉和感受现实。我还常用格式塔疗法中的一个方法,就是让来访者用手摸周围的东西,然后感受不同的东西的不同的质感,并告诉我。这样,来访者的现实知觉也就被唤起了。
      意象对话和行为疗法也可以很好的结合。比如,对恐怖症做治疗。
      二、意象对话和精神分析
      意象对话技术和精神分析关系密切。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精神分析技术的新的分支和新的发展。
      因为是由精神分析的释梦技术开始,我们才把意象的分析和翻译引入了心理学,才会有意象对话技术。
      意象对话本身就是结合释梦技术和催眠技术的结果。
      不仅如此,意象对话是一种探索和改变人的深层人格的技术。对人格的深层的研究也是由精神分析开始的。
      而且,意象对话中的“心理能量假设”也来源于精神分析理论。
      意象对话也同样接受精神分析的心理动力学的观点。
      但是,意象对话和精神分析也有不同。
      不同于精神分析疗法中的释梦,它针对的不是梦而是清醒时的想象,并且治疗者不解释意象的意义。精神分析疗法则是通过解释梦的意义,让来访者了解潜意识,从而取得治疗效果。
      另一个不同是,弗洛伊德认为梦是一种伪装,而意象对话技术认为包括梦在内的所有意象不是一种伪装的结果,而是原始认知的表现。原始认知就是一种形象的认知方式。
      这个观点,和荣格的思想是一致的。
      三、意象对话和荣格心理学
      意象对话和荣格心理学的相似之处,要远远大于和精神分析的相似。我甚至考虑过是否让荣格心理学收编意象对话技术。我基本上接受所有的荣格的思想。
      荣格和弗洛伊德表面上很相似,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弗洛伊德虽然发现了而且重点研究人格的深层即所谓潜意识。但是,他的立足点是在意识,在理性思维。他所做的事情,也是试图用理性的逻辑的思维理解原始逻辑,掌握潜意识。有些心理学家批评弗洛伊德不科学,实际上他是充满了科学精神的,而且他的科学观是还原论的、生物学的。用形象地语言说,弗洛伊德看到了潜意识的波涛汹涌的大海(他说成是一大锅翻腾的汤),但是他自己是站在岸上的。
      而荣格不同,他下海了。他自己体验了潜意识、深层人格,和集体潜意识中的原型。他的立足点在深层的人格中。弗洛伊德是用逻辑理解原始的非逻辑,而荣格是用原始逻辑本身理解原始逻辑。弗洛伊德在翻译,而荣格象原始人一样说话。
      意象对话也一样,就是用意象、用原始逻辑来交流,所以它和荣格的主动想象技术很相似。甚至我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有不同。我怀疑我是不是为了满足自己“我发现了新东西的欲望”而没有看到他们是一个东西。
      慎重思考后,我认为该技术和荣格的主动想象技术还是有所不同。
      主动想象技术是来访者用内心独白方式独自想象,治疗者加以指导和解释。而意象对话技术则是医患双方共同想象,通过意象进行交流。
      我认为主动想象技术的翻译还可以翻译为“有生命的意象技术”。Activity有“活动的”意思,而这里另一个含义是它有生命,是活的。荣格和他想象的老人,先知以利亚,交谈的时候,这个以利亚意象不是一幅僵死的画面,是一个生命,以利亚有以利亚自己的思想、情感和动机。
      意象对话中的意象也是有生命的。
      不过,主动想象是一种内心交流,是内向的交流——也许因为荣格是一个内向的人。荣格可以告诉别人如何和内心中的意象交流,然后别人和他们自己的内心交流。而意象对话不是这样,意象对话是我和你的交流,是人际交流。是2个人内心中的有生命的意象之间的交流。
      这和主动想象有一个很小的不同,但是这个不同会带来一点新的侧重——侧重交流。于是,人和人之间的信息互动建立了。
      四、意象对话和J. E. Shoor的意象治疗
      意象对话中吸收了J. E. Shoor的意象治疗的一些方法。J. E. Shoor的意象治疗是一种人本主义定向的治疗。它主张每个人有他自己心中的世界,心理治疗者有了解来访者的世界才可以帮助他。来访者意象被理解为来访者心中的世界。
      不过意象对话和J. E. Shoor的意象治疗不同。J. E.Shoor的意象治疗是让来访者想象,使治疗者了解其内心世界,作用类似于投射测验。在其治疗中的想象不具备治疗性质,矫正来访者行为靠其他技术。而意象对话技术不仅可以让治疗者了解来访者,同时也是一种有效的促进来访者的改变的手段。
      五、意象对话和认知与行为疗法
      意象对话不同于行为疗法中意象的应用。在行为疗法中,意象被当成实际情景的替代(例如在系统脱敏治疗中,用想象出的蛇的意象作为真蛇的替代,治疗对蛇过度害怕的恐怖症来访者。)而在意象对话技术中,意象是有象征意义的。
      但是,意象上的改变和行为矫正结合是很好的。

      第三节  意象对话技术的危险

      意象对话是要进入人格的深层的,而进入深层就有一个危险——心理治疗宗教化的危险。
      对这个危险我倒是不太在乎,只要是对人有利,象宗教也没有什么关系。说到底,我以为宗教也不过是一种传统的心理治疗。
      危险的是正如宗教修行中有走火入魔一样,意象对话也有可能“走火入魔”。
      作用于人格表层的心理治疗是没有这样的危险的。
      在意象中见到了鬼神的形象,而且发现这些鬼神有他们自己的思想和情感,仿佛和“我”是相互独立的。于是相信,这世界上真的存在鬼神。这就是一种走火入魔。
      这个错误的原因是混淆了意象的世界和现实世界,把这一个世界的准则应用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内心世界,在精神的领域中,这些形象可以说是“存在”的,就象说在逻辑思维中“正义”是存在的一样。但是,这种存在和现实世界中物质化的存在不是一回事。我们不会傻到说,“既然正义存在,你给我称2斤正义来”。正义是非物质化的存在,虽然它体现于法院的部分判决案卷中,但是我们不能说那些纸张就是正义。同样,鬼神的存在也是非物质化的存在。正义是逻辑思维的产物,鬼神是原始认知的产物,不是物质化的。如果我们把现实物质世界的准则用在这些形象上,认为鬼神是有物质实体的,这就是一种和“称2斤正义”一样的错误。
      在意象对话中,出现了这样的错误,会引起情感上的反应,比如恐惧;和认识上的迷信。
      一般人理解中的“真的存在”,就是一种物质化的存在,这样的意义上,我必须说“鬼神是不存在的”。
      没有这个理解,没有对2个世界的区分,越做意象对话,就越容易混淆想象和现实,越容易丧失现实感。这是很危险的——完全丧失现实感就是重性的精神病。
      另一个危险是被意象淹没,或者吓坏了、或者诱惑得失去了自我把握。
      比如,在意象对话中,鬼的形象是经常出现的。有的时候,想象中的鬼样子十分恐惧,如果没有咨询师的指导和支持,来访者就有可以被吓坏了。结果不仅仅没有达到治疗效果,反而增加了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与此相反,有的时候来访者遇到了一些很好的意象,比如想象中自己成为了菩萨,结果来访者骄傲地自以为自己是菩萨转世,这也会引起心理障碍。
      总之,来访者被意象裹胁,失去了对意象的把握。来访者被强烈的意象的能量之洪流卷走,没有办法自控。这使得心理状态失控。
      意象对话还有一种危险,就是来访者沉溺于意象对话中的良好的体验,而离开了现实世界。他们会天天要做意象对话,而对工作对爱情对生活都失去了兴趣。有回避倾向的人尤其容易出现这个问题。
      意象对话归根结底是一个受控的梦境。你在意象对话中可能很成功,这是好事,因为它可以使你的自信和勇气增加,在你以后生活中,你有可能会得到现实的成功。但是,如果你仅仅是每天做意象对话,不去工作恋爱,你就得不到现实的成就。时间长了,反而会造成对生活的恐惧。因为你害怕,也许你的这些自信都只是在想象世界中有效,也许不能在现实中发挥作用。正确的意象对话必须和现实结合,意象对话中的成就必须“兑换”成现实的成就,这才可以保证你真正自信。
      人的心理是多层次的,多侧面的。意象对话是想象层面的,层次上是属于深层的;是一种认知和情感结合的过程。人的改变,不能只在一个层次和侧面改变,要整个人格各层次各侧面都改变才行。意象对话使深层次改变,这改变可以使人的表层也随之改变。但是,如果我们太沉溺于深层,不在表层生活,就会出现表层不变,深层变很多的情况,深层和表层的差异就会越来越大。当差距太大的时候,表层的人格就会决定“我不追赶深层人格的进步了,因为我反正追不上。”这样,就会出现新的隔离。结果表层不再改变。这样,深层的改变反而使这个人出现内部的新冲突,而且是消极的冲突。
      心理可以分为认知、情感和行为三个侧面。意象对话可以直接改变认知和情感这两个方面,但是它对行为没有直接的作用。如果来访者沉溺于意象对话而忽略了现实生活。他的生活中没有行动,行为侧面就不会及时改变,不会和认知情感同步。这样,这三个侧面之间也会出现差距和分离。
      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我们的意象对话不可能十全十美,有这些危险也没有关系,但是,我们必须有办法防范这些危险。
      针对第一种危险,解决的方法是多进行心理学的教育,要让来访者知道,所有的意象都是你内心中的心理的象征。必要的时候,要做一些解释,让他们看到这些形象是怎么象征具体的心理活动的。这样,就可以避免迷信。
      一个来访者经常在幻觉中见到绿色的鬼,很恐惧。她怀疑自己是有特异功能,可以见到异物。我根据她的描述,判断出她的“鬼”是嫉妒情结的象征。于是我指出,这个形象象征着嫉妒,我根据她的描述细节,很圆满地解释了这个嫉妒为什么是绿色的,为什么有这样的形象,而且,在我们帮助她减少了嫉妒后,她自己也发现,不需要驱鬼,这个鬼也就不在了。而当她后来又一次产生嫉妒后,晚上又见到了这个绿色的鬼。这样,她就知道了这个“鬼”不是客观的存在,是她自己的嫉妒的象征。
      对理解力强的人,可以讲讲荣格的“心理现实”概念。(参见荣格全集)
      针对第二种危险,关键是心理咨询师要掌握好步调。不要速度太快,速度太快就容易出问题。要在来访者的定力提高到足够程度时,再诱导他想象一些可能有危险的想象。另外,心理咨询师要做支持。让来访者看到身边的心理咨询师镇定不慌,来访者也就不会被可怕的形象吓坏了;让来访者看到身边的心理咨询师不以为意,来访者也就不会因为想到好的想象而得意忘形了。
      有些比较深入的想象作业,一定要在身边有心理咨询师知道的情况下做。不要让来访者自己做这个想象。避免来访者自己做的时候失去控制。
      第三种危险的解决,是要心理咨询师提起警觉。一旦发现这样的沉溺于意象对话的苗头,就停止做意象对话,改让对方做生活中的实际练习。帮助来访者做计划,让他把注意力放在实现生活中的具体目标上(比如,考研究生、发财)。
      我们不能不睡觉,不睡觉的人会困出毛病来。我们也不能总睡觉,总睡觉不起床也必然出毛病。意象对话仿佛是睡觉,而实际生活仿佛起床。我们必须保持它们之间的平衡。
      意象对话技术不过是一种技术,不是一种完整的疗法。只使用这个技术是不行的。
       
       
      章后附《一边美丽、一边等待》

      一边美丽、一边等待
 
       
      参加过一次活动,除了我作为心理学家出席外,其他人都是离异的女性,年纪都在30多岁。大家谈起了再婚难的问题,她们说,30多岁的离婚男性和女性再婚的难度是差别很大的。男人30多岁可以找20多的小女孩结婚,20多岁的女孩会看中他们的成熟、经济基础好,认为他们很有魅力;但是30多岁的女性则不同了,找比自己小的,不符合文化传统,自己都觉得不习惯,找比自己大的和年纪差不多的,对方更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喜欢“半老徐娘”。于是有几个人便开始对男人的声讨:男人太好色;男人不愿意负责任等等。
      因为我是一个心理学家,她们就向我讨教男人的心理,问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们找到合适的伴侣。
      我只是一个心理学家,不是一个神仙,当然并不能有什么神奇手段。我承认30多岁的离异者中,的确女性比男性再婚的困难更大一些——何况一般孩子跟妈妈的比较多,有孩子在身边,再婚的困难更大一些。
      但是,我对她们提出一个心理小测验:“想象你在一片草地上,看到有一些蜜蜂,你想得到这个蜜蜂,你会怎么做?”我说,“你的想象可以放开了想,不用管实际上可不可能。”
      有人想象说,“可以用一个竿子,顶上有一个细网,去捕捉蜜蜂。”有人说,“可以用粘蝇纸上滴上蜜,粘住蜜蜂。”有的说“蜜蜂我是不敢抓的,会刺人的……”
      我说,“还可以想象自己变成一朵花,想象自己想妖精一样会变化,变成花,很美而且很香,蜜蜂自己就飞过来了。”
      她们想了想,然后有一个人说,“残花败柳了。”
      一个人说,“我只能想象自己是一棵树,树下有一朵花。”
      我很高兴,问她:“这朵花很美吗?”
      她说,“很美,含苞待放。”
      “含苞待放”,我奇怪了,因为这象征着她的心理年龄非常年轻,而这个女性不管怎么都不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可以形容的,于是我问,“这只花可以让你联想到什么?”
      “就象我的小女儿一样可爱”,她回答说。
      “原来是代表你的女儿。”
      这个测验,我是在测验她们对待异性的态度。用网捕捉蜜蜂,代表一种和异性交往时过于主动的态度,实际上这样说的这个女性的确有点让我不舒服,她的服装很艳丽,她和我交往的态度太热情。我甚至在私下里听过别人很不恭敬说她“妖婆”,说她会用一个小姑娘的诱惑的态度和青年男子交往。用粘蝇纸代表一种“粘人”的态度,代表过于依赖感的态度。而害怕蜜蜂刺则代表着对男性的恐惧。
      所以,我委婉地指出,她们之所以再婚困难,固然有客观的原因,但是自己的态度上也是有一些原因的。
      有的离异女性对前面的丈夫还念念不忘,影响了以后的择偶。女人在感情上,天性就比男性更执著一些。有的是在离异后,又想到了对方的一些好的地方。这样,再选择时,就会拿现在的男性朋友和原来的丈夫比,而且发现:“还不如以前的那个呢?”“我怎么能找一个这样差的,让前夫笑话我”。
      但是她们没有意识到,她们的态度是偏颇的。实际上她们的前夫既不象没有离婚时她们认为的那么坏,也不象现在她们认为的那么好。现在她们想到了前夫的好处,不过是恋旧心理作怪而已。提醒自己这不过是恋旧,就可以更公允地看到现在的男朋友的好处。
      有的离异女性念念不忘的是前夫的坏处,离婚很久还不忘声讨前夫是多么无情无意。这同样是一种留恋的表现。要知道,过去的是是非非,是没有办法完全讲清楚了。声讨前夫的女性,潜意识中似乎还要告诉对方,“是你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似乎要让自己的生活继续孤单痛苦,好让对方有内疚感。而实际上,这样做除了耽误自己的未来之外,没有任何用处。她们潜意识中希望的对方良心发现、回心转意的事情几乎是不会发生的,因为这样的怨愤心理会使对方逃开你。
      有的女性更是严重,她们不仅是怨恨前夫,而且把这个怨气发泄到所有的男人身上,在她们口中的男人浑身是劣根性。这样的女性,男人自然是逃之惟恐不及。
      有的女性因为离婚而失去了安全感,而且很自卑,感到自己人老珠黄,所以不相信还会有人爱自己。因为自卑,灰头土脸,自然也就难寻佳偶了。更何况女性离婚后,有的生活压力很大,带孩子也不容易,更是显得自己的身上越来越没有光彩。
      有的女性把全部的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把全部的未来寄托在孩子身上,这不仅会失去自己的生活,而且会给孩子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压力。一切为了孩子,就会过度关注孩子,这对孩子是有害的。
      还有一点重要的东西,就是离婚后性生活的缺失对女性的影响。有过婚姻的女性对性爱的需求比未婚女性大得多。没有性爱,有的女性会在情绪上受到影响,比如变得暴躁、焦虑、易怒,或者会对异性太积极,这些行为反而会使男性感到受不了,反而会减少自己和异性交往成功的可能性。
      我的建议是:离婚女性所应采取的恰当的态度,应该是让自己成为一朵美丽的盛开的鲜花,不需要去追捕蜜蜂,蜜蜂也会自己来到。当然,你不会知道你喜欢的蜜蜂会何时来到,那是机缘决定的,但是在你等待的时候,你不是焦躁的,而是快乐的。你在美丽着,而且在散发着自己的芳香。
      具体地说,做美丽的盛开的鲜花象征着的态度是:在这个没有婚姻的阶段,女性应该让自己的生活活的更快乐。要消除自己在心里“离开男人的生活就不会完满”这类想法。让没有男人的生活有滋有味。不要让生活的压力淹没自己,你可以把周末做家务的时间压缩,多一些时间休息并做娱乐,比如读书、找朋友、去公园或去跳舞。你可以想一想什么是你最喜欢干的事情,每周留一些时间做这个事情。要改变女性希望让别人——一个男人——带给你快乐的习惯,学会独自快乐。
      自卑和抑郁的情绪可能会使一个人“懒得去玩”,对付这种情绪的方法是,强迫自己做活动,人一旦动起来,抑郁自然就会消退。不论你做什么,只要你让自己专注投入,你就会对它有兴趣。你有兴趣,你就会焕发出光彩。
      当一个女性生活的很快乐的时候,她就是盛开的鲜花,她就有了魅力。她的魅力会吸引异性,就象花香。我感觉女性的性不满足,在女性有一种焦躁地想要满足的时候,容易表现为焦躁和易怒的情绪;如果女性没有焦躁,抱着一种态度:“让我的花香散发,随便蜜蜂什么时候来,即使是在等待着,我也在欣赏自己的美丽”,那么性的不满足反而使她对男性很有吸引力。
      爱神的性格很有意思,你越是觉得没有他就活不好,你越难于得到爱;而你如果觉得没有他我也一样会活的很好的时候,他就会追在你的后面。
      快乐的人才美丽,让自己快乐吧,一边快乐、一边等待。
 

相关热词搜索:朱建军 心有心的语言 意象对话

上一篇:心有心的语言(八)
下一篇:心有心的语言(十)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