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心的语言(八)
2013-09-26 09:14:21   来源:转贴   评论:0 点击:

《心有心的语言——心理治疗的意象对话技术》,朱建军,第八章:意象对话治疗各种心理问题
第八章   意象对话治疗各种心理问题
       
      各种不同的心理问题,显现出的意象有不同的特点,治疗也各有不同的要点。在这里,我们将简单说一说各种不同的心理问题的治疗要点。

第一节  意象对话技术治疗神经症

      一、抑郁症的特点和治疗

      抑郁者的意象的特点
      在我的博士论文中,我研究了抑郁症患者在想象“房子”时所想象出的房子的特点。抑郁症患者想象的房子往往荒凉破败、积满灰尘、光线暗淡、门窗关闭,有些是草房,有些是野外的房子。房子里东西不多。抑郁症想象中的鬼多属于“孤魂野鬼”。
      根据我的经验,抑郁者的意象第一个特点是荒凉。他们的意象中经常出现的是荒凉的破屋、废墟,还有就是什么戈壁、沙漠、荒凉的野地等。有时也会出现海洋等,但是感受中的海洋也强调其荒凉。在他们的荒凉的意象中找不到可以饮用的水源。戈壁是没有水的,海洋中水虽然多,但是不可以喝。
      还有一个特点是孤独。他们的意象中很少有别的人,有的甚至连野兽都没有,即使是有也是对自己充满敌意的。
      还有就是封闭,他们的房子的门是关着的,窗户是关着的。甚至他们会想象自己被关闭在监狱中、笼子里等封闭的场合。
      还有就是一种被束缚的意象。有的人会想象自己被捆绑,还有的想象“被扣在一口钟里面”,被扔到一口井里面。
      抑郁症的意象中出现的事物也都体现出荒凉的特点,比如家具上满是灰、陈旧、残破。人物也多是乞丐、老人、残疾等等。
      抑郁者的意象中的鬼,最常见的就是“白衣的女鬼”。这女鬼行动轻飘飘的,仿佛只是一个影子。白色是象征着没有生命力,没有血色的脸不就是白色的吗。这鬼是没有生命意志的象征。她的形象倒不是总很可怕,不过是一个可怜鬼。
      这个鬼在意象对话中,总是用一种催眠一样的语调说一些丧气的话,一些消极无望的话,说生命没有意义,活着没有意思。我相信认知疗法中,那些自我贬低的自动思维,其来源就是心中的这个“鬼”,是这个鬼,利用一切机会说最消极的灰心的话。
      抑郁症和其他神经症的不同是,抑郁者失去了努力改变自己的动机。所以,意象中强烈冲突的东西并不多。
      例如,一个来访者在做房子的想象中,想象房子里有一个女性在上吊。
      这就是她。
      在人的抑郁很强烈的时候,他(她)甚至会在幻觉中看到这个意象。所以,我们相信有些抑郁者在非常抑郁决定自杀的时候,会在幻觉中看到这个“女鬼”,而且这个幻想出来的女鬼会用尽方法引诱他(她)自杀。我相信这就是我们民族传说中的“鬼引人自杀,做她的替身”的迷信的来源。
      抑郁的治疗
      治疗没有固定的模式,要看问题的原因,过程,找办法解决。但是简单说来,改变来访者的消极的意象是可以缓解他的抑郁的。
      针对荒凉的意象,在想象中引入水是很有益的。我们可以让他想象沙漠中挖出了泉水,戈壁上有了井。水象征着情感,象征着和别人建立感情的联系,也象征着找到自己的生命活力。
      针对孤独和封闭,要让他想象开放。想象打开门,窗,让风和阳光进入。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是,抑郁者会害怕外界、或者对外界不感兴趣,治疗者要有针对性地消除他的恐惧,而且鼓励他走到外界。先是在想象中,然后是在生活中。
      笔者曾将这种技术用于一例抑郁症的治疗,获得显著的疗效。现报告如下:
      抑郁者G,女,38岁,已婚,大学毕业,职员。她的问题是4年来心情抑郁、绝望,并有严重失眠,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不到,白天极度疲劳。有自责自罪的思想,认为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自己有病拖累别人,有过自杀的想法。DSM-IV诊断为心境恶劣障碍(CCMD-2-R抑郁神经症)。自评抑郁量表(SDS)分48,抑郁严重度指数0.6,属中度抑郁。(Zung 
      1976)
      患者表示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不如意的地方。她幼年被父母喜爱,学习成绩好,顺利上大学,毕业后结婚,丈夫对她也很好。家庭收入在万元以上。
      在做意象对话中,她想象了这样的一座房子:在美丽的草坪中间,一座红顶白墙的美丽的房子。当我进入房子以后,发现这房子很久没有人来过了。里面全是厚厚的灰尘。空空的房子里只有一个落满了灰尘的沙发。窗子也关着,玻璃很脏。房子里黑糊糊的没有光亮。里面的墙壁的砖都破到凹凸不平了。
      这就是她的心理现状,外表很好,在外人看来很好,但是内心中非常的抑郁。心里没有光明。
      我建议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每天用20分钟,想象“打开窗透透空气”,并在想象中为自己擦亮自己房子的玻璃,打扫房子,修补墙壁。在房子中有一个沙发,她特别去想象把这个沙发打扫干净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注意打扫沙发?她回答说,她太累了,她需要休息。她说她想做的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看闲书。
      从这里她谈到,她过去的生活方式都是按别人的要求在生活,为父母、为丈夫,她很成功但是也很辛苦,她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没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咨询后,她意识到她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看闲书”。
      经过治疗,她的抑郁很快就减弱了。
           
      一周后,自评抑郁量表(SDS)分就降低到36分,抑郁严重度指数0.45,属正常范围。继续用意象对话技术治疗5次(每周一次)结束治疗时,自评抑郁量表(SDS)分为33分,抑郁严重度指数0.41,属正常范围。再次想象房子时,房子“干净明亮,多了一个舒适的床。”

      二、强迫症的特点和治疗
      强迫症的意象的特点
      强迫症的意象中,一是肮脏的东西的形象很多,比如垃圾、死尸、沼泽、血和污物等。二是截然对立的形象很多,比如神仙和鬼、黑衣人和白衣人、武松和武大、荡[敏感词]妇和修女。第三个特点是在他们的意象中,环境中危机四伏。第四就是在想象房子类的意象的时候,他们常常会在想象中“进不去”。
      强迫症的意象的肮脏,反映的是他们的不洁感和对自己的消极的情绪。他们的许多强迫性的清洁行为,实际上都是和他们的意象中的肮脏有关。比如,一女性强迫症患者有强迫性的擦地板的行为,每天她都需要用4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擦地板,还要用大量的时间洗澡。在进行意象对话中,她想象的房子中“非常的肮脏,有许多死猫死狗在屋子里。而且地上满是垃圾”。这就可以解释他们的怪异的行为了,虽然现实中的房子已经是非常的干净了,但是她想象中的房子却是肮脏不堪。在平时,他们不做意象对话,但是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却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那个肮脏的房子。由于他们对现实世界和想象中的世界区分的能力比较差,所以他们会在现实世界中做清洁的行为,目的是试图消除想象世界中的污秽。就如我例子中的女性,随着现实中的清洁,她想象中的房子就也会稍稍干净一点,从而使她的焦虑减少一点。我们看到,强迫症实际上是试图对自己进行心理治疗。而且其方法仿佛是自发的意象对话。但是,我必须指出强迫症的努力为什么不成功。这是因为,首先,他们不知道这些肮脏的意象的意义,不可能针对性的解决问题。比如,她的肮脏的意象假如象征的是对父亲的性的欲望,仅仅用“扫”的方法是永远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还有,就是强迫症的行为虽然可以一时减少焦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混淆了想象和现实。想象中的房子脏了,这个脏被投射到了现实的房子中,来访者误以为现实中的房子不干净。而擦洗现实的房子,本来是想象中的房子无关,却使得想象中的房子干净了一点。这是把外在的意象的内投射。
      在意象对话中,我们要让他们了解想象和现实的区别。这样,他们想象世界的事物就不会在现实中引起症状。我们也要清洁他们想象的房子,但是要在他们清楚想象和现实的区别的前提下。但是,清洁的方式使用起来是很难的。
      强迫症的截然对立的形象,反映的是他们的“非黑即白”的,绝对化的思维方式。他们截然对立的形象之间,往往是有斗争的。这斗争也就体现为他们生活中强烈的内心冲突。
      危机四伏的意象反映了强迫症的不安全感。他们的谨小慎微的性格。而“进不去”房子象征着他们对自己心理问题的回避,反映着一种用理智化的态度来对待问题的倾向。实际上在所谓的正常人中,也有很多人是“进不去”房子的。这些人在生活中都是表现为过于理性化,缺少情感的人。知识分子中,这样的人是很多的。
      强迫症的治疗
      针对肮脏的意象,治疗者的关键在找出肮脏的根源——也就是肮脏的象征意义,然后针对性的解决。重点是在培养他们区分想象和现实世界的能力。为了缓解焦虑,偶尔可以让他想象打扫自己想象中的房子,但是这必须是在他已经可以区分想象和现实的前提下,一般要他清楚地说出想象的房子和现实中的房子是有差别的之后,在想象中打扫想象中的房子。
      针对截然对立的意象,关键是让这两个意象相互不那么对立。就象调节两个敌对国家或者两个敌对的人的关系一样,让他们互相接纳对方,缓和矛盾。
      针对危机四伏的意象,关键是让他们适应,让他们的恐惧感逐渐减少。这个过程就仿佛一个系统脱敏的过程,只不过是对一些有象征意义的意象脱敏——而系统脱敏是对现实事物以及其没有象征意义的表现脱敏。
      针对“进不去”问题,就要用各种方法让他进去,这也可以让他们更敢于面对自己。
      下面通过3个治疗强迫症的个案,简单介绍强迫症的意象对话治疗方法。为了形象具体地表述治疗过程,而又不占用过多的篇幅,对每个个案都仅写出一段治疗过程,而不全面介绍其治疗。在引用治疗对话后,我将简单解释这段对话的部分象征意义,但是这个解释在我做意象对话治疗时是不做的。
      个案1:
      来访者蒋某,男、23岁、职员。因强迫性思维求诊,问题主要是不可以控制地想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
      我对他应用了精神分析治疗,并有了一定效果。他对潜意识、象征等概念都有足够的知识。我没有对他做介绍直接应用意象对话技术。
      对话:
      治疗者:“你闭上眼睛,想象一个房子”。
      来访者:“我想象的房子是一个两层的房子,象天安门或者其他城门,下面的门进不去”。
      治疗者:“城门在2层也有房间,可以有门进去,不要从下面的门穿过去。”
      来访者一开始坚持说2楼上不去,进不了屋子,在治疗者的坚持下,来访者找到一个门进了屋子。
      来访者:“……屋子里是一个冰场,大家都在滑冰,我在一边看。”
      治疗者:“你也去滑吧”。
      来访者:“我划了,但是我摔了一个跟头,满脸的血”。
      治疗者:“摔了一个跟头没有关系,你初学吗,继续滑吧”。
      来访者:“冰化了,大家都在划船,我在岸边”。
      治疗者:“划船你会的”。
      来访者:“我在划船,水面波澜不兴,很舒服”。
      治疗者:“好”。
      来访者:“但是,突然一个旋涡,船翻了”。
      治疗者:“你觉得倒霉事情又让你遇到了?你只好游泳了,不要怕,人总要遇到旋涡的,镇静就不会淹死”。
      来访者:“对,镇静就不会淹死。我知道了。……现在我渐渐平静了,我在愉快的游泳,但是我游到了一个水坝的前面。这水坝是一个发电站,我被旋涡卷到发电机中,死了。
      治疗者:“死了,那么现在的你在那里?”
      来访者:“我在大坝下面,浑身湿淋淋的。”
      治疗者:“你注意这个你,看下面他有什么变化?”
      来访者:“阳光晒干了我,我渐渐活过来了。”
      ……
      解释:房子在这里象征着心理、心灵。强迫症的患者最常出现的想象是“这个房子没有门,或者有门进不去”,这代表一种对内心体验的回避态度,不进入自己内心。
      这个例子中的来访者的想象中不断出现意外事故和灾难,这和他“灾难式”的思维有关。我们由这里可以发现,他心中有一个原型性的意象,就是“无妄之灾”的意象。在想象任何意象的时候,这些意象都会沾染上“无妄之灾”。
      治疗者通过用平静的、鼓励的态度要求来访者继续,可以消弱他的恐惧,消弱他回避危险的习惯,让他逐渐意识到,可怕的意象是可以安然经过的。
      个案2:
      来访者张某,男、24岁、电脑工程师。主诉不可自制的反复洗涤,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
      对话:
      在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后,引导来访者进行想象。在过程中间,来访者想象自己在一座桥上,突然桥塌了,自己掉入水中。
      治疗者:“在水里游泳,越紧张越容易沉,放松、顺其自然,你就会游得很好。”
      来访者:“我在游,很好。……水突然干了。”
      治疗者:“你认为水为什么突然会干?”
      来访者:“有一条龙,把水吸干了。我又想要水,又怕,那龙突然一吐水,会不会淹死我?”
      治疗者:“现在干死还不是一样要死?”
      这个来访者的问题和性的冲突有关,同时也是青春期的心理冲突有关。在他这里,“桥”就是性的象征,同时也是从童年到成年的过渡的象征。桥塌了是一个灾难性的想象。游泳象征着自发性的态度,也可以象征性。水干了代表缺乏情感的态度,这是因为他的本能之象征“龙”把里比多收回了。“又想要水,又怕”是他对待性本能和其他本能的态度。控制自己,“没有水”;放松对自己的控制,又害怕失去对本能的控制。
      个案3:
      来访者许某,女、22岁、职员。主诉不可自制的反复洗手,洗脸,有强迫性思想,例如:“见到的人、想到的思想沾在手、脸上”,在吃饭时如果看到别人或看到电视上的人,就怕“把他们吃下去了”,因此要吐饭。严重影响生活。患者知道这只是想象,但无法自控。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
      治疗者简单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告诉来访者想象的内容和心理问题有关,并举梦的解释为例证,告诉来访者我们要用意象对话做治疗,然后告诉来访者在想象时不必要考虑想象的内容是否合理,也不要评判。
      对话:
      让来访者想象一座房子,问她是什么样的房子,门是否开着?
      她说想象中的是“一个大房子,但是没有看到门”。
          治疗者说:“肯定有门,你仔细找,找到它,不要担心”,来访者说还是看不到门,治疗者继续要求她找到这个房子的门,反复3次。
      来访者:“我看到门了”。
      治疗者:“想象你进去”。
      来访者:“好象进不去“。
      治疗者:“你可以进去的,努力一下”。
      来访者:“我进了门,房子里很空,有灰”。
          治疗者:“看一看房子里有什么?”
      来访者:“有一个钢琴,有圣母像…圣母像活了,我坐在椅子上,…出现了一个魔鬼,我害怕”。
      治疗者:“放松、放松,就看着他,看他怎么样。”
      来访者:“他在半空中,满脸血,上楼去了,魔鬼在诅咒,他的诅咒沾在我脸上,…楼上满是死人骨头,阴暗、肮脏,魔鬼在煮毒药,好象就是那种童话中巫师用的那种大锅,毒药沾在我手上…我想洗手”。
          治疗者打断:“停!看看四周,让自己清醒。这是心理咨询中心,没有魔鬼,魔鬼是想象,你的手上真是沾上毒药了吗?”
          (这一例中阴暗、肮脏的房子、魔鬼等都是意象原型,在唤起意象原型后,治疗者没有改变它,而是随即让患者体验真实情境。)
          患者:“没有魔鬼,那只是想象,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感到手不舒服。”
          治疗者:“手不舒服是真的沾上毒药了吗?”
          患者:“不是。”
      治疗者:“你想象它沾上了毒药,所以感到不舒服。真实的感觉是什么?你现在在心理咨询中心,今天天气很好,手的真实的感觉如何?你能区分想象的感觉和真实的感觉吗?”
          患者:“想象中我在魔鬼那里,恐怖、厌恶,脸、手都肮脏,真实我在你这里,房子里有花、明亮,手放在衣服上,感到布、舒服。”
          …
          一次治疗后,要求患者在平时感到脸、手脏了需要洗的时候,或怕“把别人的形象吃下去”时,练习区分想象和真实。
          一周后,患者来访,报告有明显好转,她说“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想象”。患者的父亲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女孩子的问题也是和性有关,圣女代表的是无性的“纯洁”的自己,“魔鬼”代表被压抑的“邪恶的”念头。她害怕的脏和乱伦恐惧有关,她和父亲的关系是过于亲近的。区分想象和真实的训练有一个好处,就是在象征中告诉她想象和现实是有区别的,潜意识中的乱伦意念不是乱伦,也不必内疚。我没有和她在语言中提过任何和乱伦有关的词句。尽管潜意识中还有冲突,但是这冲突不会引起症状了。
      强迫症的治疗中,要鼓励来访者多想象,在想象中进入过去没有进入的房子——这代表正视现实、关注自己内心。还有,要鼓励他们接纳那些“肮脏的”形象和“邪恶的”形象,这代表“自我接纳”。要陪伴他们经历“灾难性的”意象,最后让他们安然度过所有的灾难,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个过程可以使他们的安全感增加。

      三、恐惧症的特点和治疗
 
     恐惧症的特点
      恐惧症的来访者,意象中的形象也是可怕的。他们的意象以象征的方式直接反映他们潜意识中真正恐惧的对象。
      举一个例子,来访者20岁,在大学就读。他的问题是,如果洗手间中还有其他的人,他就非常紧张,“小不出便来”。所以,在课间,他没有办法去上洗手间。这使他生活很不便。他说这件事第一次发生是在去年。他很尊敬一个老师。一次他去洗手间,在洗手间遇到了这个老师。这个老师还和他打招呼。他奇怪地想,“老师也上厕所?”——虽然在理智上,他知道老师当然有上厕所,但是在情感上却仿佛觉得老师不应该做这样的脏事情。
      在做意象对话时,我要求他想象一个盒子,然后在想象中打开这个盒子,我告诉他“这个盒子里有很可怕的东西”。一开始他恐惧而不敢打开,在我的支持下鼓励下,他打开了盒子。盒子中是一张画片。上面画着两个人,好象是一男一女,裸[敏感]体的。我说,“这个有什么可怕呢?你继续想象看着这画,然后接近这画。看发生了什么?”他说“画上的人仿佛活了,那男人很愤怒地骂‘滚,小兔崽子’”。
      我们,只要是稍有经验的心理医生,很容易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显然一个他童年时尊敬的人——也许是父亲——被他撞见在做“脏事”即性爱。而被尊敬老师也在做“脏事”即小便。他的恐惧,自然是和对性的不正确态度有关,他认为性是肮脏的。
      恐惧症的治疗
      治疗恐惧症首先是消除他对这些意象的恐惧和厌恶,然后再在生活中做脱敏训练。
      还有一个例子。一个初中女孩遇到了一次性骚扰。她去医院,一个医生欺她年幼,对她有猥亵行为。本来这个女孩子品学兼优,身体健康,胆子也不小。在这件事发生后,她胆子小到不敢独自上学下学,都要别人接,对异性交往也异常恐惧。
      意象对话中,她想象一个草地,草地上有一只白兔子。突然,出现了一个拿着猎[敏感]枪的男人。小兔子非常恐惧,而且不知所措。
      我说“小兔子就盯着那个拿猎[敏感]枪的家伙,看他敢不敢开枪?”
      “小兔子太害怕了,我们能不能停止意象对话”,小女孩问。
      “你放松自己的身体,试一试深呼吸,放松头、放松肩……,现在是不是恐惧少了一些?”
      “不那么害怕了”,小女孩说。
      “再看那个拿猎[敏感]枪的家伙,他在干什么?”我问。
      “还是拿着枪,没有开枪也没有走”。
      “一边放松,一边看着他……”
      经过一段时间,来访者的意象转变了。
      “我看到那个拿猎[敏感]枪的人。他没有敢开枪,转身走了。”
      “这么说,是不是他心里实际上也很害怕?”我问。
      “是的,他实际上是一个胆小鬼,所以只敢欺负小兔子。我只要胆子大,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这里的兔子显然是她自己的象征,拿猎[敏感]枪的家伙就是做性骚扰的家伙。在她,这个意象可能泛化到了其他男人,她感到男人都象拿猎[敏感]枪的家伙。通过意象对话,来访者减少了对男性的恐惧。
      恐惧症的意象对话治疗就是要在意象对话过程中,让来访者对意象的恐惧逐渐地脱敏减少。基本的方法就是面对可怕的意象,什么也不做,就是看着它,看它能怎么样。同时做身体的放松。任何可怕的意象,在想象中,它可怕的程度都是一个钟形曲线,先是增加,当到了一个最高点之后就会逐渐下降。在恐惧下降到很低的时候,这次意象对话治疗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务必不要在没有下降前就结束意象对话。
      当然,我们也可以采用其他方法治疗恐惧症。比如,让把自己看作是兔子的女孩子,找到自己的性格中的更强的动物——比如牛,然后恐惧自然就会减少。

第二节  意象对话技术治疗心身疾病

      心身疾病本身也是一种混淆的结果,一个想象的强度太高,以至于侵入到了现实。不是侵入到了对现实的知觉和行为中,而是侵入了现实的身体状态中。
      比如,某人有一个意象,“我的头脑中塞满了沙土和脏东西。这些脏东西的样子就象是一团虫子。”这个意象本来是和性的观念有关。但是,这个意象投射到了现实,就引起了头痛、头涨等身体疾病。
      胃病和“吃不消”的东西有关;胸闷则往往是因为胸口憋着气,也就是压抑了愤怒;神经性的脱发则和情感的失落有关。
      有关一个大学的女生,在失恋后,梦见自己的头发都脱光了。醒来后发现自己真的在脱发,而且脱的很厉害。她问我梦是不是灵魂的真实经历,为什么她在梦中没有了头发,在现实中有脱发了?
      头发是情感的象征,特别象征男女之间缠绵的情感。失恋不正是这情感的“失落”吗?还有,没有了头发的她样子象一个尼姑,象征着她打算从此不谈男女之间的感情。“脱发”本来就是原始认知中的这样一个象征性的意象。不过,因为这个意象混淆到了现实之中,她真实的头发也开始脱落了。
      意象对话治疗心身疾病时,有两个途径:一是找到这个意象的象征意义,解决这个意象所象征的问题。二是不管意象的象征意义,仅仅是通过意象的方式做治疗。
      第一种情况是这样的例子,一个人因长期压抑愤怒而造成了胸闷的症状。我们找到了他愤怒的原因。解决了这个原因。他的胸闷也就不治而愈了。
      第二种情况的治疗,是用一个意象训练针对性地解除症状。比如,针对紧张性的头痛。要来访者想象脑袋是一个锅炉,里面充满了蒸汽,压力很大。为减少压力,我们现在打开一个阀门,蒸汽就从这个阀门中喷了出来。压力也渐渐减少了。
      在《爱、关怀、治疗》(Bernie S.  Siegel著,邵虞译,中国轻工业出版社,1999.6)一书中,引用荣格的学生艾文思的话,指出癌症是一个象征.那种生命的意义完全来自别人和身外之物的人,一旦遇到挫折就容易得癌症.(95)有一个例子表明,即使是癌症这样严重的器质性疾病有时都可以用意象的方式治疗。格兰是个脑瘤的孩子.医生已经说没有救了,只有等死.
      他把癌症想象为一个”又大又蠢,而且是灰色的”,把自己的免疫细胞想象为宇宙飞船,然后在想象中象玩一个电子游戏一样,让宇宙飞船不断地轰炸这堡垒。每天做这样的想象.在几个月之后,他告诉他的父亲:“我刚坐宇宙飞船在我的头里飞了一圈,你知道吗,我再也找不到癌了。他们到医院检查发现,他的癌肿竟然自愈了。(164)
      我在用意象对话做心身疾病的治疗的时候,经常有人说:“这和气功好象差不多”。气功界鱼龙混杂,有真的气功师也有骗子混在气功界。所以我必须问清楚他们说的是哪种气功,意象对话和真的气功是有相似之处的,和假气功就完全不同了。
      真的气功也就是一种调节身心的技术,其所用的方法有的和意象对话有相似之处。但是,意象对话和气功还是有不同的。气功是真的认为存在着“气”这种物质实体,而意象对话不关心“气”这类的东西是有是无,我们让来访者想象的时候,告诉他们这些形象不过是一个意象,是一个象征,而不是现实的存在。也就是说,我们认为这些意象是“想象世界”中的事物,而不是现实世界中的事物。
      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让紧张性头痛的来访者想象“你的脑袋是一个锅炉”的时候,有一个来访者说,“你让我把脑袋中的蒸汽排出去,是不是我的真气会泻掉呀?”我就和他说,“谁告诉你,你脑子里会有一团真正的气体了?我难道说过你脑子里有真的蒸汽吗?这不过是一个想象,蒸汽不过是象征你的压力。你想象把蒸汽排出,不过就是在减轻压力而已,和什么‘气’是没有关系的。”
      假气功中的一些迷信的内容,在意象对话理论中看,实际上也是一种混淆。他们在练气功的时候,看到了一些形象。这实际上不就是一些象征性的意象吗,但是他们信以为真,认为自己是开了天眼。在就是把想象世界和现实世界混淆了。遇到这些人,我一般是用这样的话回答他们:“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凡所有相,尽是虚妄’”。

第三节 意象对话技术治疗儿童心理障碍

      意象对话治疗儿童心理障碍是比较适合的。因为儿童的思维方式更原始,儿童更常用意象,想象力比成人好,而且儿童不会对这个方法产生成年人的疑虑。成年人有时会怀疑,这个方法是什么道理?会不会有效。而儿童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游戏,会很容易投入,所以效果往往很好。
      我作过的一个例子是儿童的恐怖症。一个女孩子,说害怕许多东西,害怕吃饭的碗,怕里面有毒;害怕穿衣服,怕衣服中有微型炸弹;尤其害怕睡觉梦游……
      做意象对话的时候,我让她想象一个碗。她说这碗上有毒药。我让她想象把时间倒流,看看在过去的时刻,是谁在碗上放了毒药。结果她想象出了一个“坏人”,这个坏人的相貌年龄身材都很象她的父亲。我问“这个坏人为什么要放毒药?”她说,“他白天可以控制自己不放,但是晚上他梦游的时候,就会这样做了。”
      分析当然可以告诉我们,她真正的恐惧对象是她的父亲——在生活中,她的父亲因为有肝炎休假在家,性格很暴躁。但是,我不揭开这一点,就在想象中让她消除恐惧,很好的达到了效果。
第四节  意象对话技术治疗性心理障碍
      意象对话技术用在性功能障碍治疗上,效果也很好。经过治疗,有的得到了改善,更多的是完全治愈,有的不仅仅是治愈,而且是达到了很好的能力,甚至远超过一般人。 
      有一个丈夫早泻,在12年的婚姻中,没有一次能让妻子满足。追溯原因,第一次做爱时他们还没有结婚,两个人在女孩子家里偷偷摸摸,结果很快就结束了。女孩子到没有说什么,不过男孩子回家后,反反复复地想自己是不是算早泻。后来,他又有一次向女朋友提出要求,女朋友没有同意,他就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早泻,因为自己性能力差,所以女朋友不愿意。后来他们结婚了,但是每次他都仓促收兵。妻子一开始还很耐心地鼓励他,但是,这个男子是一个很容易焦虑的人,越鼓励他他越是自我怀疑。吃壮阳要也吃了很多——不知道有多少只鹿因为他而惨遭阉割。后来妻子也烦了,很少有性生活。丈夫又开始担心妻子有外遇,一天到晚审查。妻子不堪忍受,只好求助于心理咨询。 
      我断定这对夫妻的问题的根源在性的不和谐,而丈夫也没有生理问题,只是因为失败过而紧张,一紧张就更加容易失败,形成了恶性循环。 
      于是我就用意象对话技术,设计了一组意象让他想象,并配合一些行为方法,在一个月后,他的问题就解决了。 
      就用他的例子,说说如何治疗吧。 
      他的性潜力并不差,但是屡次失败,在内心中产生了一个根深蒂固的形象:一个自己在性爱上失败的情景。因为有这个意象,一上场就高度紧张,一紧张自然就不行。而这样就更加强了失败的想象。 
      本来我想让他想象自己成功,也是发现这样不行。他在想象时,就想象了一次性的过程。想象开始调情、开始、激动,而在这样想象时,有时他就兴奋了起来,而一兴奋,他竟然很快的遗精了——还没有来得及想象到妻子达到满足——竟然在想象中也早泻了。即使有的时候,他想象中完成了整个过程,而且也不错,但是这个想象的过程所需要的时间当然比一次真正的性生活要短得多,想象毕竟是简练的。这样,他心中的性生活模式还是短时间的。甚至,由于根深蒂固的性自卑,一想象性过程,就开始高度紧张,根本就不可能放松地想象性生活过程。这样想象反而加剧了他的紧张情绪。 
      所以我改用了象征的方式。我设计了几个想象的情景:表面上和性无关,实际上是性生活成功的想象。 
      比如,我让他想象:“想象你抱着一支大圆木去撞击一个城门——就象在古代战争片子中,战士们用圆木撞开敌方城市的大门一样。只不过你的想象中,是你自己一个人用圆木在撞击大门。仿佛你是一个大力士。当然,城门不是那么容易撞开的。所以你可以想象自己在不停地撞。你可以数着数目,每次撞击至少要撞击200下。然后大门被撞开,你冲进城。然后是人们钦佩地眼光在看着你。”我要求他每天想象一次。 
      实际上,这个情景是性行为过程的象征。想象长时间的撞击城门,就是一个对潜意识的积极暗示——我可以长时间地“撞”而不会累倒。 
      用想象代替实景的想象,他是紧张情绪就大大减少了。他心中那个性自卑的自我不知道这样想象的意义,所以他也没有那么紧张,而且他也没有直接出现性的兴奋。所以,他可以很顺利地想象出了200次撞击的情景。 
      经过多次练习,他在想象中产生了一种很好的感觉——强健而又自信的感觉。他想象中越来越感到自己象一个大力士了。他感到这个想象让他心里的胆怯大大减少。 
      后来我告诉他,在性生活前,可以唤醒自己的这个意象,自己是一个大力士,在用圆木撞击城门。带着强健自信不胆怯的感觉去做爱。 
      结果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很容易地把妻子带到了颠峰。 
      这个方法几乎是屡试不爽。 
      想象的情景可以有很多:比如我还建议他们想象过用巨锤砸大坝,直到大坝堤破水流。或者想象张艺谋《菊豆》中的情景之一,巨大的木棒在捣击布匹。还可以想象自己是一只蝴蝶,在贪婪地吮吸花心中的蜜汁,而蜜汁源源不断地在流。 
      偶尔的失败者,是没有按照我的指导做,擅自“偷工减料”,把想象的200下减到了几十下甚至十几下。连想象都草草收兵,在“实战”时自然也是草草收兵了。我建议他们,要么就不要做这个想象练习,要做就不要偷工减料,否则不但没有效果,也许反而有害。 
      还有的人是夫妻感情太不好了,丈夫在情感上对妻子到了一看见就厌恶的程度。这,显然就是让中国的爱神巫山神女和西方的维纳斯女神一起来,也没有办法了。这个丈夫在婚姻中性功能极差,但是在婚外性行为中却很好。所以,这只有用其他办法解决了。
      在想象时,有的人特别理性,要把想象的情景编的很合理。实际上没有必要,“巨锤砸大坝”的想象根本没有道理,但是用起来效果很好。还有的人在想象时会杂念纷飞,想着想着就没有边儿了。比如,想象撞击城门,然后就想象城门上有人在射箭,想象起《三国演义》,然后有想到曹操怎么样了,曹操和刘备的性格区别……这都是不适当的。你只需要想象一个单纯的情景:撞门。 
      意象对话对早泻的治疗效果最好,对其他性功能障碍也有一定的效果。 

第五节  婚姻心理咨询

      婚姻心理咨询中,用意象对话有一个优势。那就是我们可以教他们意象对话,然后叫他们夫妻两个互相做意象对话,这样,就用不着让心理医生老陪着来访者做意象对话了,这样效率会很高。
      在夫妻之间,他们做意象对话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和躯体的行为结合。比如,妻子意象出现一个小孩子,抱着肩缩在墙角。丈夫的反应是,喊这个小女孩出来到外边院子里来玩。心理医生告诉丈夫,“这不是很恰当的方式,你想,一个害怕的小女孩,不是你一叫就可以出来了。你是不是可以进屋去,接近这个小女孩,让她对你喜欢,然后抱抱她”。丈夫就这样想象了,不仅想象了这个情景,还真是抱了抱妻子。这个身体的行为使妻子感觉很好,很安全。在类似这样的例子中,实际上丈夫和妻子之间互为心理学家,而是是可以有性接触的“心理学家”,这有很好的效果。
      有一个初始意象在婚姻治疗中常用,就是“头、胸和性器官”。具体做法是让来访者想象自己的头、胸和性器官分别是一个小人,这3个小人分别对配偶说一句话。头代表理智,胸代表感情,而性器官的话自然是代表性的态度了。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之外,意象对话还可以针对其他很多种心理问题做治疗。几乎没有什么是这技术不能治疗的。只是重性的精神疾病不要用这个方法。因为重性精神病人的现实感丧失太严重了,他们的想象和现实之间已经没有了界限,给他们如果做意象对话,他们会把想象出的所有意象都当成是真实的事物。而且他们的意象大多是非常令人恐惧的。这样的话,治疗者很难控制局面,弄不好会不可收拾。
      我曾经在精神分裂症初发阶段的患者身上使用过意象对话,实际上他们的意象是格外清晰而丰富的,而且也是有同样的象征意义的。理论上应该也可以治疗,但是我发现在实践上治疗他们是几乎不可能的。
      意象对话技术不仅仅是心理治疗技术,对任何一个人,意象对话技术都很有用。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任何时候有情绪的烦恼,都可以应用意象对话做一些调节。
      甚至我们可以用意象对话来提高自己的能力和心理素质。比如,用意象对话的方法提高自己的社交能力;改善自我意象等。
       
这后面附《圣女和魔鬼,不可分开》
        
      圣女和魔鬼:永远不会分开
      朱建军

      “我看到一边有一个圣女,她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纯洁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另一边是一个魔鬼,黑色的大氅、暗黑丑陋的脸,透露出邪恶的神情。他们两个本应该是正邪不两立,但是我们却看到他们说:‘我们永远不会分开。’”
      “这个情景很奇怪,但是却是最真实的,最纯洁的圣女总是和最肮脏的魔鬼同时出没,他们永远不会分开。虽然千百年以来,人们不断努力,试图呼唤圣女,试图消灭魔鬼,但是魔鬼永远不会被消灭,因为魔鬼的背后有一个力量来源,就是圣女,圣女把自己的力量给了魔鬼,没有圣女就没有魔鬼,没有魔鬼也就没有了圣女。圣女和魔鬼表面势不两立,但是实际上他们是同谋。你知道吗,他们是同谋。”
      这是在用一种叫做意象对话技术的心理咨询治疗方法进行心理治疗的一个片段,说看到圣女和魔鬼的是一个心理有障碍的来访者,回答她的是我,一个心理咨询师。
      意象对话技术是一种挖掘你内心中潜藏的意象,用意象来表达心灵,改变意象来改变心理状态的心理学方法。
      心理医生让来访者放松,然后按照心理医生的引导去做想象,他会发现,他想象出来的形象——意象——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意象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它会自己出现、改变。这时的他们是在醒着,但是他们仿佛是在做梦,意象象梦中的形象一样奇特。心理学的观点认为,这些意象和梦中的意象一样,都有象征的意义。精神分析的鼻祖弗洛伊德、分析心理学大师荣格早就告诉我们这些意象的意义了,它们是我们心灵中各种情感、欲望、念头的形象化的体现。弗洛伊德说过,假如你梦到了一条蛇,也许它会是性的象征,是你心灵深处,一个叫做潜意识的地方隐藏着的性的欲望的形象化的体现,因为蛇的形状类似男性器官。在放松的状态下自由想象,意象就从心灵深处浮现出来,如同大鱼从深海那蓝色的海水中浮现出来。
      来访者不知道自己的意象是从那里来的,就象他不知道自己的梦是谁编造出来的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意象的意义,就想他不知道自己的梦的意义一样,而心理学家知道,心理学家可以改变他的意象,从而改变他的深层心理,仿佛引导他做一个新的梦,一个有更好含义的梦。
      我将告诉你意象的意义,这来自心灵深处的启示。我将呈现一个意象,然后让你知道这个意象是什么。
      就从今天的这个意象开始吧,这个“圣女和魔鬼同在”的意象。
      想象出这个意象的,是一个22岁的女孩。她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她对自我的要求是“纯洁”、“美好”、“善良”,她很讨厌那种放荡的女孩子,非常洁身自爱。
      她有心理障碍:不可自制的反复洗手,洗脸,一天,她告诉我说“我到你这里很不容易,因为在路上遇到一个人,我就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个人的样子沾到了我的脸上,所以我马上产生了强烈的要洗脸的冲动,在家里也是,吃饭的时候看到别人或看到电视上的人,就怕把他们的样子吃下去了,所以我要吐饭。我知道这只是想象,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
      纯洁无暇的圣女,代表
      老子说: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小龙女被强奸。
      妙玉被掠,据说沦落风尘。
      两个孪生姐妹。
       
      来访者:“有一个钢琴,有圣母像…圣母像活了,我坐在椅子上,…出现了一个魔鬼,我害怕”。
      治疗者:“放松、放松,就看着他,看他怎么样。”
      来访者:“他在半空中,满脸血,上楼去了,魔鬼在诅咒,他的诅咒沾在我脸上,…楼上满是死人骨头,阴暗、肮脏,魔鬼在煮毒药,好象就是那种童话中巫师用的那种大锅,毒药沾在我手上…我想洗手”。
          治疗者打断:“停!看看四周,让自己清醒。这是心理咨询中心,没有魔鬼,魔鬼是想象,你的手上真是沾上毒药了吗?”
          (这一例中阴暗、肮脏的房子、魔鬼等都是意象原型,在唤起意象原型后,治疗者没有改变它,而是随即让患者体验真实情境。)
          患者:“没有魔鬼,那只是想象,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感到手不舒服。”
          治疗者:“手不舒服是真的沾上毒药了吗?”
          患者:“不是。”
          
      治疗者:“你想象它沾上了毒药,所以感到不舒服。真实的感觉是什么?你现在在心理咨询中心,今天天气很好,手的真实的感觉如何?你能区分想象的感觉和真实的感觉吗?”
          患者:“想象中我在魔鬼那里,恐怖、厌恶,脸、手都肮脏,真实我在你这里,房子里有花、明亮,手放在衣服上,感到布、舒服。”
          …
          一次治疗后,要求患者在平时感到脸、手脏了需要洗的时候,或怕“把别人的形象吃下去”时,练习区分想象和真实。
          一周后,患者来访,报告有明显好转,她说“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想象”。患者的父亲证明了这一点。这一治疗尚未结束。

相关热词搜索:朱建军 心有心的语言 意象对话

上一篇:心有心的语言(七)
下一篇:心有心的语言(九)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