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心的语言(七)
2013-09-25 16:27:47   来源:转贴   评论:0 点击:

《心有心的语言——心理治疗的意象对话技术》,朱建军,第七章:实战中的意象对话—做心理咨询和治疗

第七章   实战中的意象对话—做心理咨询和治疗
       
      我曾经几次想学太极拳,但是都是开一个头就结束了。这当然只怪我自己没有长性,怪不得别人。但是有一次我学习的时间长一些,因为那个师傅的方法有一点不同。一般的师傅,只是教动作,如果我的动作要领没有掌握好,就矫正我,从来不告诉我每一招的实战意义。白鹤亮翅固然很美,但是它是干什么用的?那个师傅却不同,他会告诉我这些招式在技击中的使用方法,比如,十字手是怎么用来擒拿等。我发现我在他的教导下,掌握要领就特别的迅速。
      学习意象对话也一样,只有在心理咨询和治疗的“实战”中,我们才会和容易学会它。因为,它本来就是一种为心理咨询和治疗用的技术,只有在实战中,我们才可以了解它的每个招式的意义。

第一节 起始的意象

      起始的意象是我们了解来访者问题用的,也是引入心理咨询和治疗用的。
      用什么起始意象,取决于来访者有那个方面的问题。
      如果要了解的是两性关系方面的问题,可以用“昆虫和花”的意象、或者让来访者想象在一个玻璃缸中有一个动物,并且提示说想象这个动物不必局限于现实。比如,你可以想象一只老虎,虽然按道理说,一个小玻璃缸中是装不下一个老虎的。
      有一次咨询中,父母带一个女孩子来,女孩子情绪抑郁,但是说不出自己有什么问题。父母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会这样情绪低落。做平常的心理咨询,根本没有入手处。心理咨询师怀疑她的问题和两性关系有关,于是做“昆虫和花”。她想象一只蜜蜂飞向这朵花,然后采蜜。花感到很快乐。然后,蜜蜂飞走了。花从此“闭上了”,为的是等“蜜蜂回来”,因为“花只可以让一只蜜蜂进入”。
      从这样一个想象中,咨询者就完全知道了来访者的原因:她有过一次恋爱。而这次恋爱的结果是那男子离开了。于是这个女孩子从此封闭了自己。
      或者“想象你是一个小虫子那么大的小人,你进入了一个异性的心,你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东西?”
      如果要探索人际关系中的问题,可以用一些显示人际关系的意象。
      比如,你可以想象你把另一个人放在自己的手心,或者做成项链挂在你脖子上,或者放在你胸膛中,或者在你的脑袋里,或者在你的怀抱里……
      也可以想象你在别人的手心,或者在别人的脖子上,在别人的胸中……
      然后看这个想象中的人怎么反应,你自己又有什么感受。
      一个女孩子和父母关系不好,我让他想象父亲在自己的手心中。让她想象父亲在她手里在做什么。她想象“父亲在用绳子捆我的手指头”。而反过来想象自己在父亲的手心中又是在做什么。她想象“我父亲把我抓在手心中,我在挣扎着想逃出去——就象父亲手里的一个蛐蛐。”
      她和父亲的关系昭然若揭。
      关于和一个恋人或配偶的关系,可以用一个“头、胸、腹(或性器官)分别对他(她)说”的想象。“请想象你的头中有一个小人,你头中的小人对她说了一句话,这是什么话?”、“请想象你的胸中有一个小人,你头中的小人对她说了一句话,这是什么话?”、“请想象你的肚子中有一个小人,你头中的小人对她说了一句话,这是什么话?”。这三句话分别代表你的理智、情感、和本能中对她的态度。
      还有一个意象是看来访者在人群中的关系“想象一个树林,然后把你的视线集中到其中一棵树上面——这是什么树?这棵树和其他的树有什么不同吗?它是大小、粗细、茂盛程度如何?它旁边的树和它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
      这棵树就是来访者自己的象征,而其他树就是其他的人的象征。
      当一个人有躯体化的问题时,起始的意象可以从身体入手。例如,来访者头痛、头昏。则我们的起始意象可以是:“请想象你进入你自己的头,头里面不是脑浆,而是有另外一些东西,随便什么东西,你想象中的是什么东西呢?”来访者胸闷,则说“请想象你进入自己的胸,发现里面堵着一些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或者从来访者的一个感受出发,假如他感觉胃里不舒服,就让他:“用一个形象表示这个不舒服,它是象火在烧着的痛,还是恶心要吐的感觉?如果是要吐的感觉,你想象一下你要吐的是什么东西?也许你想象中吐的是一些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也可以从一个心理感受出发:“你说他让你不舒服。假如用一个形象的比喻,你觉得他象是在怎么让你不舒服了。”
      经常用的、使用范围最大的就是“想象房子”这个意象,它代表“展示你自己的心灵”。还有就是“想象一个镜子,看镜子中出现了什么?”它代表自己意识。想象一个坑,代表的意义是“你现在遇到了什么问题”。
      还有一个就是“想象进入一个洞,看洞里面有什么?”这个意象一般会引导来访者进入自己的潜意识。也可以让部分人想象出和性有关的东西,让部分人想象到和生死有关的主题。
      在想象中,洞中如果没有出现水是比较奇特的。因为潜意识、性和生死都和水有关,如果来访者的想象中没有水,往往代表“缺少情感、缺少生命力等”。
      在想象中,洞中有蛇或者龙,这往往是潜意识的象征,代表神秘感。这样想象的人一般是偏直觉型的。
      在想象中,洞中有壁画,往往和出生的主题有关。或者壁画的内容代表潜意识的启示。
      作为心理学家,我们可以自己发明一些自己的起始意象,这就是你自己的投射测验题目。

第二节  意象的积极转变

      不学心理学,人们容易有一个误解,误以为大家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误以为大家看到的是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在同一个时间地点我们看到的山河大地也是同一个;假如几个人同看一场舞蹈,大家看到的是同样的演员;同读一本书,读到的是同样的内容……。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的眼睛虽然是一样的,但是每一个人的心都不同,所以在每个人心中看到的东西,每个人都不一样。
      正如鲁迅说,同一本《红楼梦》,有人看到的是易,有人看到的是淫。同样的人间四月天,喜悦者看到的是风和日丽,而抑郁者看到的花落春将去。在人的内在的心理世界中,这不是什么文学的比喻,而是切切实实的现实。眼睛看到的形象是外在现实,但是眼睛看到的东西进入大脑后,必然要经过大脑的加工,加工后形成的意象就人各不同了。或者说,经过大脑指挥的眼睛看到的就不是外在的客观的现实了,这个现实是他的内在的现实。经过大脑的“污染”,每个人的眼中的形象(严格说是脑中的形象)才是他的“现实”。
      同样的一片麦田,在梵高不同的时期画出来就完全不同,是因为他的心态不同。所以有时麦田是生机勃勃的,有时是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精神自诊手册)画出来的大致是他心中的意象。
      意象对话过程中,来访者想象出的,就是他们心中的意象,就是因为他们的意象很消极,所以他们会有许多烦恼。
      明明是大好山河,在他眼中是愁云惨淡;明明是良师益友,在他眼中是心怀叵测。外人会很奇怪的说,这不是明明是很美的风景吗,你怎么会看做地狱一样;对人恐怖症经常会说,“别人都在用轻视的眼光看我”,而在旁观者看来,别人根本就没有这眼光。旁观者(或者没有经验的心理咨询者)也许就会对他说,“你再仔细看,那里有什么轻视的眼光,没有啊”。这旁观者不知道,他就是看千万次,看到的也一样是“轻视的眼光”。因为每一个看的时候,他的脑子都在参与。
      他脑子中有消极的意象原型,所以他想象的看到的都转化为消极的。
      意象会相互吸引(这可以说是心理的“同类相吸定律”或“鱼找鱼、虾找虾)、相互沾染或感染(这可以叫“感染定律”,或“近朱者赤”)。脑中原来的意象是消极的,他看同一个世界的时候,就被消极的景象吸引,而且同样的景象,在他眼中也沾染了消极的色彩。
      心理咨询和治疗的过程,就是改变他们脑子中的消极的意象的过程。
      改变的方式,是在现在的意象的基础上,改变其特质、内容和意义,组合不同的意象,或者和外在的意象相作用。
      第一方法是在现有意象基础上,改变其特质。
      比如,想象中是一个阴暗的房子。心情也是忧郁的。心理治疗者可以知道指导来访者把想象中的房子变明亮。房子明亮时,心情也就转好。
      还有,想象中恐惧的时候,提高亮度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想象的是一个晚上的深山,想象中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鬼影,这就是恐惧的表现,如果在想象中提高了亮度,恐惧的心理自然也就减少了。
      在意象对话中,和其他方法,比如NLP技术有同有异。NLP中也有改变意象的亮度来调节心理的方法,但是NLP的亮度调节是为了增加或减少这个意象对人的心理的影响。它用的是“亮度越强,一般来说感受越强”的原理,让这个意象的影响力减少。而意象对话的方法是增加意象的亮度,用的是“亮度越强,一般来说感受越积极”的原理。NLP和意象对话的原理表面上是冲突的,在情绪是消极的时候,比如,一个抑郁的意象出现后,按NLP原理,应该减少它的亮度;按意象对话技术,应该提高亮度,才会减少抑郁。但是,实际上是不冲突的。NLP是平均地增加或减少整个画面的亮度,所以是影响了这个意象给我们的感受的大小;而意象对话技术往往不是平均地增加画面中的亮度,而是有模式地增加。比如,我会对来访者说,“你可以想象窗帘打开了,房子变亮了”,“房子中点了灯,房子亮了”。意象对话中,是“房子中更亮了”;而NLP中,是“关于房子的心理图画更亮了”。
      正是因为意象对话的这个特点,意象对话中是要有内容的改变的。房子中多了灯,就是一个内容的改变了。
      内容改变是意象对话技术的重点之一。心理咨询和治疗师可以在来访者的意象中添加新的事物,改变某些事物,从而达到心理治疗目的。
      我做过一个简单的心理咨询。来访者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性,一个白领,收入较好,可以说是中产阶级。她主述问题是在现在单位的人际关系问题。在做简单的“房子”意象时,她想象中的房子中有桌椅,但是桌椅上满是灰尘。另外,房子中有许多的钟表,放得很乱,钟表上的时间是在下午1点半左右。
      桌椅上的灰尘当然就是她低落的情绪的象征,而屋子中的钟表表示她有时间紧迫感,她感到时间不够用。
      从这里出发,来访者陈述了她自己的生活史。她家里是姐妹两个。姐妹两个的性格不一样,她自己是姐姐,她好学努力,从小学习好,读了大学又读了硕士研究生,现在在工作上也是很优秀的。属于好胜心强,积极进取的性格。妹妹则相反,学习不努力,贪图生活享受——但是父母反而比较偏心妹妹,喜欢妹妹。在现在的生活中,她也还是对自己现有的成就不满,希望得到更大的发展。她认为要找一个新的单位会有更好的发展。她很着急,因为她认为自己年纪比较大了。社会中有一个习惯,各个单位都不愿意招聘年纪较大的人。
      如果是一个做心理咨询工作的人,从她的情况会很容易得出结论:她的情结是童年时和妹妹竞争的结果。她有了妹妹后,发现妹妹分走了父母的爱。于是她采用“做一个优秀的孩子”的策略,要争夺父母的爱。妹妹就使用的别的策略:“我不聪明,但是我可爱”。
      由于这个情结,她对成功的需要极为强烈,直到现在虽然已经比较成功,但是还在追求更大的成功,在这个过程中,她有了时间紧迫感。特别是为换单位,担心自己的年龄偏大,不容易找工作。
      钟的时间代表她心目中,现在已经在人生中的时间。在她的心中,儿童是清晨,青年是上午,中午12时是人生的中点,在12点以后,人生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而她认为30岁的自己,应该算已经过了中点,是1点半的人生阶段了,开始走下坡了。在使她紧张,也使她抑郁。
      我告诉她,钟表上的时间错了。我们说女人35-40大概才是12点,30岁按这个分析应该是算11点左右(当时具体的时间是11点15分)。于是我让她做一个作业就是对表,把她房子里的钟表的时间拨到11点15分。
      钟表的调整,就减少了她的焦虑,也减少了她对找新工作的恐惧。后来她找了一个新的更好的工作,心理状态大为好转。
      在意象中,我们可以增加各种工具,以克服情境中的困难。比如陷在坑里,可以想象有绳子、梯子;遇到敌人,可以想象有武器。
      更有效的一个手段是重新对意象释义。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顺便说,我个人有一个缺点,就是不喜欢做记录,所以当需要引用一些实例的时候,往往会发现我过去虽然做过很多意象对话,但是时间稍长,就已经是“事如春梦了无痕了”。所以我只好随手举个近期的还记得的小例子,例子都比较简单。
      一个是从意象对话练习开始的。C和Z在共同做想象,想象中是一个山洞。在山洞中,C想象到一个美丽女性的形象,一袭古装,但是他想象中的这个美丽女性的腰间却有一条蛇。C感到恐惧。这象征着他潜意识中对女性有恐惧感。Z说:“我也见到了这个女性,穿古装。你说的那象蛇一样的,我也见到了,不过仔细看,那不是蛇,是衣带的梢象蛇而已”。Z的这个方法就是对意象重新释义。把C意象中的蛇释为衣带,从而减少了C的恐惧。
      另一个是由梦开始的。一女性的梦中,她和另外一些人到了香港,在一间屋子中。突然,外面街道上来了一群“暴民”,他们发现了梦者一行,这些暴民就冲进来意图伤害梦者一行。梦者决定反抗,就和另一个一起拔刀血战这些暴民,保护其他人。直杀得屋子中血痕累累。
      分析发现这位女士有一个小情结,所以习惯于用“战斗”的态度。在生活中,这态度是会使她人际关系受一定的损害的。
      于是我问:“你是说街道上来了一些暴民,现在做想象,他们是专门来害你们的吗?”
      她回答:“这倒不是,好象他们就是情绪激动的一群人,要发泄,遇到谁就和谁打架。”
      我问:“想象如果这个梦有另一种结局,你们会用什么其他的方法对待这些人?”
      “没有什么其他方法啊,只有战斗,因为这些暴民在攻击我们啊”。
      “是啊,有一群情绪很激动的人,你可以有什么其他对付的方法呢?”
      “他们攻击,我们还能怎么办?”
      “对,他们情绪激动,要找一个发泄,你们可以怎么对付呢?”
      “你是说,不要说他们在攻击,我应该怎么办;而是说他们情绪激动要发泄,我们应该怎么办?”
      “对,如果他们攻击,你的选择不多,要么战斗、要么投降或逃避,战斗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他们,他们不过是要宣泄情绪而已,不一定要攻击。你可以用其他方式宣泄他们的情绪。我记得有一个故事,一个探险者遇到一群情绪激动的土著向他们走来,于是就提出要跳舞。于是,土著和探险者就可以一起跳舞,跳激烈的如同迪斯科的舞,于是情绪宣泄了,而且也没有战斗。你是不是也可以和这些激动的香港人跳舞?”
      这也是重新释义。把“要战斗要伤害我们的暴民”重新解释为“激动的情绪化的人”,重新释义扩大了我们的应付方式选择的空间,也就帮助我们找到了新的更好的应付的策略。
      意象的重新释义是很好的一种方法。首先,它认可来访者的观点,“是的,你看到了这个,我也见到了。……”。随后,它给出了一个新的解释,给了来访者一个新的视角;如果来访者用这个新的视角看,他就会有新的观点,他的意象就会有新的意义。
      这和其他心理治疗中的“再评价”是同样的,不过,“再评价治疗”是治疗者帮助来访者对自己生活中的具体的过去的事件做新的评价,而我们是帮助他们对自己想象中的意象做新的评价。
      另一个方法是组合来访者自己的不同的意象,这代表着对心理能量做重新的配置,改善心理。
      心理世界中没有什么是“坏”的东西,任何表面上的“坏的”东西都不过是配置不当。比如,一个来访者想象中有一个邪恶的色情的象征形象,一条毒蛇。毒象征着他对别的男子(可以和异性很好的交往)的嫉妒,毒蛇也象征着他的受到压抑的性的欲望,以及潜意识中对女性的性攻击欲望。想象中,他试图杀死他的蛇但是不成功。在生活中,他的问题是人际关系不好,尤其不会和异性交往。
      实际上,毒蛇不是坏东西,嫉妒代表的是竞争的欲望,可以转化为追求成就的动力;蛇的性欲可以转化为对异性的爱慕。我们可以找到他的其他意象。比如,他有一个小牛的意象,这是一个勤奋的性格特质的象征,我们可以把毒蛇和小牛结合,重新组合后形成一个壮牛的形象,和一个顽皮的小蛇(无毒)。蛇的毒变成了牛的力量,也就是说“化嫉妒为努力,争取胜利,争取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原来他的嫉妒使他用攻击生活中有魅力的男性和对女性采用性骚扰的方式来表现性的不满足,而现在性的不满足转化为追求事业成功的动力。而没有了对自己性的自责,他也可以有更好的性观念(用小蛇代表)。
      还有,作为心理咨询和治疗师,应该心理状态更健康,所以在心理咨询和治疗师的意象世界中,应该有很多很好的意象。比如,象征自信和力量的狮子、大象、松树等意象。治疗师也可以把这些展示给来访者,在来访者需要的时候,他也可以把这些意象内化,也就是说,学习治疗师的心理态度。来访者可以想象自己在治疗者那里接到了松子,在自己的土地上培植了一棵松树,随着他用想象的水浇灌这松树(积极自我暗示),这松树就会长高,这也可以增加来访者心理世界中的自信和力量。
       
第三节  心心相通——共情在意象对话中
       
      在心理学各个学派的理论中,有许多复杂的术语。初学心理学的人遇到这些术语禁不住会望而生畏。他们来到心理学的领域,仿佛来到了一个黑社会团伙中一样,根本听不懂这里是人们在说些什么。即使有个别的术语听起来仿佛熟悉,但是他们随即发现,在心理学中,这个词的意义和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是不同的。比如“学习”,这是一个很熟悉的词,但是,在心理学中,这个词不仅仅是代表在教室里的那种学习。一只狗跑到某间房子里,被房子里的电线电到了,于是这个狗知道了以后不去这个房子,这个过程在日常语言中和学习不是一回事,而在心理学中,这个也叫做学习。
      有的心理学家喜欢使用一些难懂的术语,也许只是为了炫耀自己的高深,别人越是听不懂,越可以证明自己高深。这是心理学家中的下品。还有的心理学家使用一些难懂的术语,是因为不用这些术语,就难于把自己要表达的内容讲清楚。而由于他们的思维还没有达到完全通透,所以他们的术语难免有些晦涩,这是心理学家中的中品。而上品的心理学家在可能的情况下,是愿意用最简单最易懂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意思的,他们最用智慧,而语言反而平凡。
      但是,即使是一等的心理学家,有时也会使用一些让一般人感到很难懂的术语。因为他们所要说的事物本身复杂,非这些术语不能说清楚,或者不用这些术语就容易引起误解。比如精神分析力量中的一些术语:阻抗、移情、反移情、本我、自我、超我……来访者中心咨询中的术语:真诚、共情……
      共情,又译为神入,是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提出的一个概念。罗杰斯认为这是使心理咨询产生效果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他的这个概念得到了心理咨询和治疗领域的一致赞同,所以,现在不仅仅是他的来访者中心心理咨询,其他的心理咨询和治疗技术中也都很重视它。
      所谓共情,是指设身处地地体会来访者的心理和情绪感受。它不同于同情,因为在同情中,经常会搀杂着怜悯之情,而怜悯很容易使被怜悯着感到屈辱。共情是平等的,是对来访者的感同身受的理解。
      对共情的概念,脑子里好象还容易懂,但是要在心里懂得这个概念而没有误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在心理咨询和治疗的实践者中,我发现对共情有许多曲解。比如,有的人为了共情,竭力让自己产生和来访者一样的感情。来访者感到自己很悲伤,咨询者也就让自己悲伤。他们认为这就是对来访者的共情。这那里是共情。即使咨询者真的也感到了悲伤,这也不是在感受来访者的悲伤。来访者是失恋,咨询者就回想自己失恋的经历,而悲伤了起来——于是咨询者自以为自己对来访者很理解了,知道他为什么悲伤了。其实大谬不然,天下有一万个失恋者,就有一万种不同的悲伤。咨询者感受到的,是他自己的悲伤,这个悲伤和来访者的悲伤好象差不多,但是毕竟不是同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咨询者的反馈就可能是似是而非的。这不是共情,而是精神分析理论中所说的移情。
      还有,在共情中,咨询者和来访者还应该有一个不同。来访者是“沉溺”于自己的情绪之中的,他仿佛就是这个情绪。而咨询者也感受到了相同的情绪,但是他知道这个情绪不是他。如果咨询者没有和来访者一样的情绪感受,那么他就是不理解来访者;如果咨询者和来访者一样沉溺于情绪中,那他也就不可能帮助来访者了,因为他已经被来访者“传染”了消极情绪,他已经自身难保了。
      用一个比喻说,来访者的情绪仿佛拨响一个吉他上,而咨询者仿佛是另一个吉他。刻意要让自己和来访者情绪要一样的咨询者,仿佛是在模仿来访者,来访者拨弦,咨询者就也拨弦。而真正的共情是:当咨询者的弦调好了的时候,来访者的吉他响了一个音,咨询者的相应的一根弦也就会鸣响。
      在意象对话的过程中,通过意象,我们可以很容易的直接观察到共情。
      什么是共情,意象对话技术中,共情就是“看到同样的情景”。
      来访者想象出一个情景,仿佛在来访者的心里有一个电影在放映。这个“电影”,咨询者是不可能直接看到的,他只能通过来访者的描述知道来访者的想象是什么样子的,并且根据来访者的描述去想象这个情景。来访者说:我看到了一棵树。咨询者就想象这棵树。一般情况下,如果来访者不说出他想象中的树是什么品种、大小,咨询者想象出来的树会和来访者所想象的树必定不相同。但是如果咨询者的共情很充分,会出现一种奇妙的情况,就是咨询者会和来访者不约而同地想象出同样的情景来。比如,来访者说看到一棵树,咨询者说,“是不是松树?一棵小松树,左边的一个枝条有一点向下倾斜。”而来访者惊奇地发现,这正是他想象出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的细节——他所想象的恰恰是松树,而且左边的一个枝条有一点向下倾斜。
      仿佛咨询者有特异功能似的,他竟然可以“看到”来访者心里的画面。仿佛双方已经有了“心灵感应”。但是,实际上,这并不神秘。因为我们知道,想象中的形象是有象征意义的。当咨询者的原始认知中完全了解了来访者的心理感受,当他也完全了解了来访者的使用象征的方式,他就可以用来访者的象征方式,和来访者用同样的意象来象征这个感受——而这完全是自发的。
      这样的充分的共情是不很常见的,但是如果有,它会使来访者和咨询者都感到很满足——因为他们在这个瞬间达到了充分的理解。而来访者的心理状态也可以得到明显的改善。
      这个体验,就是有些存在主义者所说的人和人“相遇(ENCOUNTMENT)”的体验。人和人的身是经常相遇的,但是,心和心的相遇是很难得的。有的人一辈子活在自我的世界中,从来没有过和别人“相遇”。一旦相遇,人的感受是非常的快乐。仿佛一个一直被囚禁在单间的囚徒,打通了和隔壁相隔的墙,和另一个人相遇。仿佛一个孤岛上的落难者,突然见到了别的人。或者至少象一个生活中异邦的人,突然遇到了故乡人。
      我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并不是经常可以达到。有一次,当对方说她看到了一只凤凰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只凤凰。但是,这只凤凰的嘴里衔着一棵珍珠。我说:“我见到你说的凤凰了,她嘴里还衔着一棵珍珠”。对方就惊奇地叫起来“是啊,我正想说这珍珠呢?”她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有“他心通”的特异功能——当然我没有这个功能,这只是在原始认知的层面上,我们达到了良好的共情而已。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我是没有对意象进行分析的。在说出我的意象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意象“凤凰衔珠”是什么意义。在意象对话进行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师对随时浮现的各个意象在当时大多是不分析的,因为如果在这时做分析很容易打断意象对话的自然进程。
      在多数情况下,共情虽然存在,但是没有达到完全的共情。来访者描述他的意象,咨询者也按照来访者的描述去想象,有些想象得一致,有些细节不完全一样。
      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我们可以以一些方法来提高共情。在咨询和治疗的开始阶段,提高共情很重要,咨询者要先尽量去想象来访者描述的情景,在自己的脑子里把它栩栩如生地想象出来。这会遇到一些困难,新学习意象对话技术的心理咨询师经常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的想象力不够强。但是,当他们对我们说“我想象不出来,因为我的想象力不强”,我们会怎么理解呢?我们会把这理解为阻抗,他们不是想象力不强,是不愿意表露自己。对他们是这样,对我们也不能例外。我们如果想象不出来来访者描述的意象,也和想象力无关,而是因为其他原因。也许我们是理解他有困难,也许是我们对他有反移情——讨厌他、害怕他、或者激起了我们自己的一些情结。
      如果是理解对方有困难,咨询者想象中的意象非常模糊,咨询者可以通过询问来明确自己的意象。比如,来访者说:“我看到房子里有一些桌椅”。咨询者可以询问,“是什么样的桌椅?有几个桌子几个椅子?摆在哪里?”这样,就保证了咨询者想象中的桌椅和来访者想象中的基本一致。而且,这个过程本身也就是一个心理治疗过程。它的作用是促使来访者把自己的意象清晰化,也就是把心理问题更明确化。
      如果有反移情,则咨询者应该反观自己的情绪,看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从而了解自己的反移情。或者放松地想象,看自己想象出来的是什么。比较一下来访者想象出来的意象,和自己想象出来意象,其差异就是咨询者的反移情。咨询者可以尽力去想象来访者所想象的内容,以使自己能对对方共情。在达到了一定的共情前提下,咨询者也可以把自己所想象出来的,和来访者不同的想象告诉来访者。也就是说让来访者反过来对你咨询者做共情。如果咨询者的想象更健康,这就可以把咨询者的健康的心理传染给来访者——但在就不是在共情这一节的内容了。
      前面我们提到过的一个咨询中,在想象一个女性的形象时,来访者想象这个女性有一条蛇的尾巴。咨询者先说,“我看到了你说的这个女性,好象是有一条尾巴……”,然后,咨询者说“我仔细看发现,那不是尾巴,是她的衣服上的飘带。你仔细看一下,是不是飘带”。
      这个过程,就是咨询者先对来访者共情,然后诱导来访者对咨询者共情,可以把咨询者对女性的态度传染给来访者,消除来访者对女性的畏惧。
      因为有心理障碍,来访者想象的形象往往是很丑陋或者可怕的形象。咨询者要达到共情,很需要一种爱心和勇气。有时,在幽暗的灯光下,来访者突然大叫有鬼,而且双目圆睁、浑身颤抖,咨询者尽管是一个无神论者,也难免会感到身上发冷、毛发直立。如果咨询者也害怕了,他就没有办法去帮助来访者了。因为,他这个时候不是在共情了,而是被来访者传染了恐惧。来访者和咨询者仿佛两个人夜里同宿鬼屋,互相感染恐惧,越来越害怕,这就不是心理治疗了。如果咨询者感到有点害怕(或者干脆还没有来得及让害怕进入意识),就用一种貌似科学的态度说:“世界上没有鬼,你不要迷信”,这就说明咨询者是用一种逃避的手法来应付自己的恐惧。这样,等于是来访者被自己抛在鬼屋中,咨询者置身事外说风凉话,当然也不是心理咨询。
      心理治疗,真的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第四节  在意象中直观移情和反移情

      移情是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弗洛伊德认为,“人们总是把过去生活中对某些人的感知和体验安到新近相识的人的身上”。
      一个和父亲针锋相对的儿子,在工作场合和自己的上司总是处不好,因为他总认为上司和他的父亲一样独断专行。而实际上,上司并不怎么专断,只不过因为上司和父亲年纪相仿、相貌也有相似,这个儿子就把对父亲的看法和对父亲的愤怒加到了上司身上。上司仿佛成了父亲的化身。这就是移情。
      移情是一种“沾染”,本来父亲是父亲、老板是老板,但是这个儿子把他们搅在一起了。所以,他对待老板的态度和情感,不是老板应该得的,其中有本来的父亲应该得的却给了老板。原始认知中,经常有这种“沾染”,因为原始认知经常把相似的事物看做同一个东西。
      当然,也有积极的移情,当你有幸和一个女孩爱过的人有些相似的时候,她对你会一见钟情。
      在意象对话中,来访者想象的情景中,也有象征着心理咨询和治疗师的人物、动物或事物。如果这些象征和心理咨询和治疗师的实际心理品质不一样(总会有不一样的),这就是移情。
      正性的移情是夸张心理学家的优点,把他想象得很好。
      比如,想象中心理学家成为神。或者,想象中出现一个人,他有些地方象心理学家,另一些地方象另一个他喜欢的人。这个由心理学家和好人拼合的形象表明有移情,他把心理学家和那个他喜欢的人当成了一个人。
      负性的移情是夸张心理学家的缺点不足,把他想象为很坏。
      比如,想象中心理学家是魔鬼、邪恶巫师。
      有时,想象中出现的就是心理学家的形象。但是,在这个想象的形象中,有一些特点是不适合形容这个心理学家的,这也表明有移情——但是,这比较难判别。
      比如,我的一个学生在意象对话中,想象出我的形象。但是他想象中的“朱老师”有一对“蓝色的、不透明的”令人畏惧的眼睛。我感到我不应该有这样的眼睛,我的眼睛应该是明亮的。这眼睛实际上应该有他的移情存在。他把我和某个和我具有同样特点,一个同样“有力量、有直觉”的人结合了,而那个人是他所畏惧的,那个人的眼睛“不透明”,也就是说那个人让他摸不透。他对我的畏惧是对那个人的畏惧的转化。
      反移情和移情性质是一样的,它就是心理学家对来访者的移情。反映在意象对话中,就是心理学家想象中,一个代表来访者的意象,而这个意象和来访者实际的心理品质的象征不符。

第五节  在意象中直观阻抗

      阻抗指病人抵制痛苦的治疗过程的各种力量。(精神分析治疗指南,P36)弗洛伊德比喻是,患者到牙科诊所,当然是要拔牙,但是在牙医拔牙的时候,患者还是忍不住要逃避,因为痛。这就是阻抗。
      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我们要改变来访者的心,必然会带来一些痛苦,有的时候,改变带来的痛苦是非常大的,也就必然带来阻抗。
      在精神分析中,我们分析来访者的行为来发现阻抗。
      比如,一个来访者攻击治疗者,说他水平太差。这未必是真的表明治疗者水平差,也许来访者是在进行阻抗。他是想让治疗者产生自卑感,从而不敢继续对来访者做深入的分析。
      或者,来访者“装做”很笨,本来是很简单的话,来访者“就是听不懂”,这也可以是一种阻抗。
      意象对话技术中的阻抗比做精神分析时要少,但是也还是存在的。在意象对话过程中有一个妙处,那就是阻抗大多可以直接看到,不是象精神分析中,必须分析才可以知道有阻抗。
      比如说,心理咨询者让来访者想象一座房子,而来访者说“我什么也想象不出来”。这并不表示他想象力差,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是阻抗。
      让他们在想象中看看有什么东西,而他说看不到,面前或者是“一片白”、“一片雾”,或者是“一片黑”,这都是阻抗。或者,前面的想象过程还好,后来想象不出来心理学家要求他想象的内容。例如,“我看不到你所说的那条绳索”。这也表明来访者对心理学家的话不相信或对治疗阻抗强。
      阻抗往往是因为来访者有所顾忌,或者对心理学家的态度不相信。心理学家说:“想象有一个平坦的大道”,象征意义是存在着一个解决问题的很容易的方法,而来访者认为,他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很容易的解决方法,所以没有什么“平坦大道”,他就会说“我想象不出什么平坦大道”。
      要减少阻抗,心理学家在开始做意象对话前要对来访者讲清楚一些,消除其顾忌。要说明意象对话是怎么做,做这个对来访者有什么好处。
      处理阻抗还有其他方式,一是坚持:“继续,过一会儿你就会看到了。”“你想象的影象出现的时间比较慢,但是一定会出现影象的,请你继续放松的等待,一会儿就会有影象了”。“任何人都会想象出影象来”。
      坚持一会儿,来访者就会想象出一些事物。这样克服阻抗,需要心理学家有耐心、有信心,你的坚持的力量和耐心要超过来访者的阻抗才行。
      这适用于阻抗不很强的情景。
      二是辅助性想象:例如你让来访者想象房子。来访者想象中一片白,什么也看不到。“房子被雾挡住了,你想象雾被风吹散,慢慢你就可看清房子了”。
      也就是说,对来访者的“一片黑”,“一片白”给一个解释。可以把“一片黑”解释为“你想象的大概是夜里的情景,让我们想象有一盏灯出现,周围渐渐变亮,可以看到一些东西了”。一片白除了解释为“雾”,还可以解释为,“一张白幕布”等。比如,在我们要一个来访者想象镜子时,他说眼前是一片白或者黑,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就可以说“那是镜子前的幕布,现在想象你慢慢地揭开这幕布,看里面的镜子就会出现。”
      三是迂回:当来访者本来想象顺利,在想象某一个东西的时候突然想象不出来,那就是在这个事物所象征的那一方面他阻抗强,我们也可以不正面攻击这个堡垒,而是说“那我们先想象别的东西吧。”
      然后转向其他意象。
      有的时候,来访者不是想象不出来,而是来访者对自己想象的东西有怀疑。有些人会怀疑说,“我脑子里是有一个房子的形象,但是这个形象不知道能不能算我的‘意象’,我不知道它是我想象出来的,还是我想出来的”。
      “想出来的”是逻辑思维的影响下出现的形象,也许这个形象只是一个房子的“表象”,也就是只代表现实中“房子”这个概念的图解,而不是一个有象征性的“意象”。
      虽然在想象中可能是有逻辑思维的参与,但是毕竟原始的形象思维还是都存在,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认为不可能这个形象是纯粹的“表象”,我们会告诉来访者说“没有关系,只要是你脑子里出现的形象,都是有象征意义的”。
      来访者也许会怀疑说:“这个房子就是我昨天看到的某一处房子,它也许没有象征意义,只是我记忆中想到的房子而已”。
      而实际上,大多数人在昨天或今天都会看到过不只一处房子。如果是城市中的人,他看到的房子每天至少数以百计。为什么偏偏是这座房子而不是别的房子被回忆起来了?我们不相信偶然,所以我们认为他很可能是用这个房子做象征——做一个弗洛姆所谓的“偶然的象征”。
      还有,有的人的意象的鲜明性比较差,意象很模糊,于是他怀疑这算不算象征性的意象,也许会说“我没有想象出来什么”,这未必是阻抗。我们只要告诉他,意象不鲜明清晰完全没有关系。
      还有一种情况,来访者眼前想象的“一片白”不是什么都没有想象,恰恰是他想象的东西就是“一片白”的东西,比如雾。这就可以直接分析其象征意义。比如在《飘》一书中,郝思嘉的做梦梦到一片白茫茫的雾,象征意义就是自己看不到自己未来的路——是一个抑郁和无望的象征。

第六节  意象对话不做分析

      虽然说为了认识意象,初学者不得不对来访者想象的意象做分析,而且不做分析,不知道这些意象的意义,初学者是没有办法做心理治疗的。但是,在熟悉了这个技术后,我们完全不必要对来访者的每个意象都分析一番。不做分析也是一样可以做咨询或治疗的。
      还是用语言来比喻,意象的语言仿佛是一种外语。对意象做一个分析相当于把外语翻译为自己的母语。在初学外语时我们当然需要翻译,而在熟悉后,实际上我们不需要翻译,我们可以直接用外语交流。所以,心理学家和来访者完全可以用意象相互交流,不仅来访者是意识中不知道这些意象的意义,而心理学家也同样不去管意象是什么意义。这样,双方的交流完全是在深层人格中进行的。
      外行会很担心,如果心理学家的意识中都不知道双方交流的是什么,这岂不好象盲人骑瞎马?实际上,这种交流是最可靠的,这是一种以心会心的交流。虽然双方不可以用言辞清楚的界定自己的意思,但是双方的感受是最相知的,相互的了解可以说是心有灵犀。就象足球运动员配合的好的时候,一方传球根本就不需要看另一方的位置,就往背后传球,另一方刚好就会跑到合适的位置,接到了这个球。这时双方也没有语言交流,但是他们的默契是语言所不能企及的。心理学家和来访者在意象对话做的好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最不可靠的交流,反而是我们以为很可靠的日常的语言交流。虽然双方都在说着话,但是没有心与心的默契,双方都知道自己脑子中的道理,不知道自己的潜意识中有些什么,更不知道别人的潜意识中有什么,所以会不停地相互误解。双方对自己人格的深层有些什么意象、什么情绪、什么冲动都不知道,这实际上才是盲人骑瞎马呢。
      当然,这个境界不是可以强求和伪装的。你不到这个境界,强让自己不分析,就更危险了。

第七节 意象对话中的“语言”技巧

      既然我把意象对话说成是一种语言“心的语言”,那么除了有语法外,还要有一些语言技巧才是。
      语言技巧之一就是:提醒他,想象要奇特。
      虽然说不论什么意象都可以用来做象征,但是想象出来的意象越奇特,其象征的表现力越大。在房子中,如果想象出的东西只有桌椅床铺,也可体现这个人的心理特点,比如从桌椅的整洁与否、式样等可以做一些推测,但是毕竟不如在房子中想象出鬼神野兽人物等,想象出这些奇特的东西,来访者的心理会非常明确地表达出来。有的来访者在想象的时候,内心比较拘谨,当房子中出现了奇特的事物时,就会在心里说“房子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这样,他就比较难于在房子中想象出什么奇特的事物来了。
      为了鼓励他们想象更奇特,在做引导的时候,心理咨询师可以特别做提醒,让他们想象得奇特些。比如,在做房子意象的时候,这样说:“想象进入房子后,你会在房子里见到一些事物。你见到的事物不一定是平常我们在房子里见到的东西,也许你会在房子里见到一些平时不会在房子中见到的事物,一些很奇特的东西,甚至是世界上没有的东西,不论你看到什么都说出来……”。
      在做其他意象的时候也一样,比如,在山洞中,“你在山洞中会看到一些奇特的东西,一些也许是神话中的东西,多么奇怪都没有关系,你说出来……”。
      或者说“你要放松地想象,想象越奇特越好”。
      这可以使来访者的想象更奇特,避免他们在心里对自己的想象加上框子。
      还有一个技巧是:通过姿势找意象。
      来访者的身体姿势可以提供很多的信息,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师要注意观察来访者的姿势,在必要的时候,根据姿势要求对方想象意象。
      比如,在谈话时,发现来访者双手绞在一起,这个姿势肯定表明他有紧张。是什么引起的紧张呢,是什么性质的紧张呢?我们要了解这问题,就可以从这个姿势入手,让他想象:“想象你的两只手正在交谈,你在左手在说什么?你的右手又在怎么反应?”。
      来访者微微驼背,也可以问:“感觉你的肩膀,看它有什么感觉?”来访者说,“我好象背着一个重担,很累。”心理咨询师继续问:“看看你的担子是什么样子的?担子中放了些什么东西?”
      注意到了来访者的姿势,就说明心理咨询者在关注的不是来访者的语言,而是他的情感,所以从这里出发,所想象的东西会很好的切入来访者当时的感受。
      还有,当看的的意象中有雕像一类的东西的时候,让来访者盯着雕像,它就会变成活的东西。
      我给一个30岁左右的女性做的时候,她想象的房子中有一只鹰的雕像。我让她注视着这雕像,不一会儿,她说“我看到这只鹰活了”。
      记得有一个剧本叫“青鸟”,里面有一个情节。孩子们到了一个国度,发现已经死去的亲人都在那里,但是都是雕像一样的,记得剧本中说“当我们想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复活”。
      在和我们的用注视让雕像变活是一个道理——当我们关注心里一个沉寂已久的内容的时候,这个内容就被激活了。

第八节  心理学家的态度

      意象对话要求心理学家有真诚的态度。
      意象对话和其他心理咨询治疗有一个很大的分别,那就是在这个治疗中,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自己的内心是很难隐藏的。因为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不仅来访者要说他的意象,心理咨询师也要说自己所想象的意象,而心理学家自己的想象是什么,就反映出了心理学家自己在这个方面的心理状态、心理素质和心理健康程度,甚至会暴露出心理学家自己的人格。
      有一个笑话说,一次罗斯福去见丘吉尔,正好撞见丘吉尔在洗澡。一个做首相的被别人看见裸体的样子不免有些尴尬,好在丘吉尔反应比较快,他双手一摊说“你看,大英首相在你面前可是毫无隐瞒啊”。
      在其他心理治疗中,有的心理学家会避免让来访者看到自己的内心。至少,心理学家和来访者之间有一些不平等。来访者好象病人一样要在医生面前暴露身体一样,在心理医生面前暴露自己的内心,而心理医生是可以躲在“心理学家”的角色后,不必什么都暴露给来访者。就算要暴露一些自己,也是有限的,是在自己想暴露的时候才暴露的。所以,心理学家有一个很安全的感受。
      而在意象对话中则不然,只要你在说自己的意象,你就不可以避免地在暴露自己的内心。如果心理学家自己有什么没有解决的情结,它会暴露在来访者面前,如果心理学家在某些方面心理素质弱,来访者也完全可以看出来。
      有一次在同行的讨论中,我第一次简单介绍这个方法,一位聪明的同行当即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我认为这并不是这个技术的缺点。
      因为,在使用其他一些技术时,假如心理学家自己的心理素质和状态不好,也一样是有损于治疗的。心理学家当然应该通过各种方法,先让自己的心理状态调节到比较好的水平,应该先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然后才能做心理咨询和治疗。假如你自己心理还有问题,虽然在实施其他技术的时候,来访者不太容易发现,但是心理咨询和治疗的效果必然受到影响。靠隐瞒自己在来访者那里获得的权威感和信任,是靠不住的。
      我们欺骗来访者的意识思维很容易,但是我们欺骗来访者的潜意识直觉是很困难的,虽然你不暴露自己,来访者在意识中还会把你当权威,而在潜意识中,他一样已经不信任你了。
      也就是说,不论在什么方法中,心理学家的心理素质不够好都是问题,只不过意象对话技术直接揭开了人的潜意识或深层的人格,这个问题表面化了而已。
      心理学家身上假如有烂疮,当然最好是有衣服遮挡,但是即使遮挡了,疮疤的气味也会散出来。没有衣服,疮疤不过是暴露了,反而容易治疗好。假如心理学家在给别人治病前,先治好了自己的疮,不就不怕暴露了吗。
      当然,心理学家不可以消除自己所有的心理问题和情结。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让来访者发现,我们也不是完美的,我们也有弱点、有迷惑。但是这并不是坏事,我们可以让来访者看到,我们自己是怎么对待自己的问题的:我们敢于在来访者面前暴露自己的弱点,我们可以让他们看看我们如何调节情绪和化解自己的情结,我们的心理问题是我们帮助来访者的有效的工具。
      希望来访者看不到我们也有问题,希望他们认为我们很完美,在态度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说明我们和来访者一样试图掩盖自己的问题,我们和他们一样树立了一个虚假的自己形象,我们和他们一样不理性地希望自己完美无缺。反之,暴露自己的意象对话技术是真诚的、现实的。
      罗杰斯指出真诚是心理咨询和治疗成功的四个关键之一,意象对话技术是最容易让人真诚的技术。因为,用意象说谎比用言辞要难得多。
      意象对话还需要心理学家的勇气。
      在意象对话中,可能会出现很令人恐惧的想象。形象的描述是很有感染性的,当来访者绘声绘色地描述阴森森的地洞、吐着信子的蛇和幽幽的女鬼的时候,心理学家的后背也常常会一阵阵发凉。要知道,做意象对话中的来访者在很投入的时候,甚至自己的表情都有如鬼魅。或者,她会瞪大恐惧的眼睛,会突然一声尖叫。在万籁俱寂的情况下,心理学家甚至会感到仿佛和她一起进入了地府。
      由于恐惧,来访者会急于逃避继续想象,而如果心理学家同样感到了恐惧而又不敢直接面对的话,心理学家就会中途停止或转换意象,从而使这次治疗半途而废,不仅没有效果,搞不好甚至会有反效果。
      有时,心理学家的恐惧是隐性的,他不一定会感觉到自己恐惧了,但是他心里却的确是恐惧了。
      有2个例子可以讲。我的一个学生刚刚学会做意象对话,给一个朋友做。这个朋友先想象了一些东西,后来想象中来到一座山,四周漆黑一片,旁边还有坟墓。这时他明显感到恐惧。我的学生也不知应该怎么办,而且我相信他也受到了恐惧的感染,于是他要朋友想象回到原来的情景中。这就是一次无效的咨询。
      另一个则不是这样直接。被引导者在想象中突然感到周围变黑,这时他说他觉得屋子里面冷。当时是冬天,屋子里是开着空调的。引导者听对方说冷,就把空调调热了一些。表面上这个过程和恐惧无关,实际不然。为什么刚才他没有觉得冷,在想象到中途突然感到冷了?我认为,冷往往就是恐惧情绪的信号。被引导者显然是有所恐惧,而引导者没有发现这冷和恐惧有关,不仅仅是缺少经验,而是他在内心中也感受到了这恐惧,所以双方都假借调节空调回避了这个恐惧。为了证实这一点,我从他们这次结束的地方开始重新引导,结果被引导者出现了一个很可怕的意象。
      心理学家有勇气的话,不论遇到多么可怕的意象都不可以逃避,要一直面对,直到这个可怕的意象消失或转变为其他不可怕的东西。

第九节  人格主动分裂技术

      从意象对话中衍生出的一种技术叫做人格主动分裂技术。在做心理咨询和治疗时,这个技术可以有很奇妙的效果。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知道有一本国外的畅销书《人格分裂的姑娘》,在这本书中描写了一个人格分裂的案例。那个女孩在不同的时候,仿佛有几个不同的灵魂。有的时候是安静温和、胆子很小的女孩;有的时候却是粗暴的泼妇;有的时候却自称是十几岁的男孩子。
      这是多重人格,是一种很罕见的心理障碍。
      但是,有另一个心理学家和我却发现,我们可以把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平常的人的人格分裂开,让他们变成仿佛多重人格一样。
      我们把它叫做“拆人”,一个人一般可以拆成20多个“子人格”。我拆过的人中,最少的要有16个子人格,最多的会有40多个子人格。
      每一个子人格,都有它自己的形象,在我们的想象中存在。在我们的想象世界中,他会有自己的姓名、年龄、性别、相貌和性格。
      下面是一个人拆开后发现的部分子人格(这是一位女教师):
       姓名身份性别年龄外貌喜欢做的事情不喜欢的事情性格其他
       anny仆人女50-60灰白头发、灰白花褂、灰裤、拖鞋花、擦花瓶脏东西爱劳动、也有牢骚、敏感 
       宏利少爷男20-30一身白衣、背带裤、蓝红领带、身材魁梧、有礼貌旅游、交谈、宽敞的房子、潇洒、谈生意很古板的人、没教养的人外向、广交朋友、浪漫情调、心胸豁达、乐观、积极 

       小红小妹女13-14小辫、大红花衣服游戏、有哥哥、快乐和哥哥一起玩有人惹她、生气调皮、活泼、无忧无虑 
       大牛父亲男50蓝衣服、黑鞋、黑头发、严肃、农民模样规矩的孩子、文静调皮的孩子权威、自我中心、管别人他站在门口、大家都怕、停止欢笑和和谐
       文华 女20多小花褂、裤子、黑鞋、两条编辫、白色红花褂、蓝黑宽敞的楼房环境、快乐气氛 
       内向、谨慎、敏感、羞涩、怯生生、不爱说话少爷邀她去对少爷感觉好
       小狗(贝贝) 母狗 白色、欢蹦乱跳、扑到少爷腿上、让少爷逗她让少爷逗   
       梅梅大牛的妻子女50岁黑头发、披散着、窗外窥探、脸不干净、眼直楞楞、警惕的大牛、只听大牛的话、大牛不在就发疯家里来女客多疑发疯原因,怕大牛离开或找别的女人,多疑、大牛不喜欢她出现 

       
      每个子人格,是她性格的一部分。
      我们刚才看到,例子中的“子人格”里还有狗。这是我们的一个有趣的发现——任何人的人格中,都有动物的子人格。还有就是鬼神、菩萨等形象也经常成为一个人的子人格。
      我们可以通过调节子人格的意象做心理咨询或治疗。比如,这位女士的“梅梅”是一个多疑嫉妒心强的性格,梅梅会使这位女士有时候嫉妒多疑。我们可以通过调节梅梅,而减少这女士的多疑。
      每个子人格,实际上是人潜意识中的一个情结。他们在潜意识中的存在,就是人格化的存在。
      当然,发现他们的存在,是早在荣格就开始了。但是,我们用子人格做心理咨询的一些方法是新的。
       


这一章后附

《她险些变成美人鱼》
 

     朱建军


      你见到过美人鱼吗?也许你会说,“不可能、美人鱼是传说中的动物”,但是有一个电影中却有另一个说法,电影中说美人鱼可以变成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活在我们中间,而我们都不知道她是美人鱼。
      我就见到过这样的美人鱼,而且我还知道人是可以变成美人鱼的。最近,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差一点就变成了美人鱼。
      这个女孩子是这样对我说的:
      “我在海里游泳。我是在水下潜游。我发现,在我的双手和双脚上都系着细细的链子。链子很长很轻,当我在水里时,这些链子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当我一离开水面,这些链子就变得很沉重。
      有一个人在往我身上泼水。我知道,当水泼多了之后,我的身上就会长出鳞甲来。当我身上的鳞甲多了之后,我就会变成美人鱼了。”
      当然,她说的是一个梦。
      在梦中,一个人梦见自己是美人鱼或者想象中的自己是一个美人鱼,大多有象征意义的。美人鱼象征的是一种性格的特点。
      有时在意象对话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我让女孩子自由的想象,有的女孩也会想象自己是一美人鱼,所有这些梦见或想象出“美人鱼”的人。性格都是很相似的。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在潜意识中,人是经常用动物来象征自己的性格的。而用什么动物象征什么样的性格也是非常有规律的。我说“我见到过美人鱼”,实际上指的是有的女孩子的性格是可以用美人鱼来象征的。
      美人鱼是一个潜意识中的原型形象,有这个形象的大多是一个温柔痴情的女子。这温柔和痴情的品质更多来源于鱼的象征。鱼是水中的动物,而水又是情感的象征,所以鱼也象征着重视情感。中国有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这里说的女人大概是“美人鱼”家族的女人。她们柔情似水。
      鱼还象征着滋养和财富。所以美人鱼对她的爱人如同鱼,无私奉献,是爱人的滋养,她滋养男人而依顺男人。
      鱼一般是没有武器的,所以美人鱼一般也是没有攻击性的,所以她容易被伤害,假如她爱的人不珍惜她。
      美人鱼原型人物的典型当然是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的《海的女儿》中的美人鱼,她具有所有美人鱼原型意象的特征。故事中的王子乘船遇到大风浪,船翻了,美人鱼把他救到岸上。而且她默默爱上了王子。她用舌头在巫婆那里换来了一双人的腿脚,然后变成人的样子去找王子。不幸的是她没有办法对王子说出自己的爱情。之后,她为了王子的幸福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形象是温柔的、对王子来说她是滋养和帮助,无私的奉献。
      美人鱼的象征形象还有金庸小说《鹿鼎记》中的双儿,《倚天屠龙记》中的小昭。这些人物都是一样的温柔如水,而且很深情。还有一点我忘了说了,就是“鱼”的意象在梦中和性是有关的,鱼水之欢在我们古代就是性爱的象征。所以在小昭和双儿的“奉献”中,我们分明可以感觉到女性的性意识,把自己奉献是女性性感的一个重要特点。美人鱼是很具性感的。
      “美人鱼”女孩虽然很美好,但是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这些女孩太替别人着想了,往往忘了为自己而生活。
      我遇到的那个梦见美人鱼的女孩子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外表上,她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孩子。她对别人都很好。别人有什么苦恼,都会找她去说,她就会去安慰别人。但是她自己有什么苦恼,却从来不和别人说。
      我问她,“你的苦恼是怎么解决的?”她说,“我心里有2个包,一个包是敞口的,装着快乐;另一个是封的紧紧的,里面是我的痛苦——所以我感觉不到苦恼。”
      这就是美人鱼的弱点,她们把快乐散发出去,她们帮助别人,但是她们也有苦恼伤心和对别人的愤怒,这些她们都埋在了心里。在她们心里,有一个细细的链子在束缚着她们的手脚,这个链子就是片面的理解“对人要善良”,因为她们只想到了要对人善良,忘了自己的情绪也不应该压抑,压抑自己太多了,时间久了,自己的身体和心理健康都会受害。
      在那个梦里,女孩子手脚上的链子就是这个束缚。
      作为心理学家,我们经常要告诉她们,每个人都有痛苦、烦恼、对别人的愤怒等等,我们应该学会用一种恰当的方式宣泄这些情绪。当你遇到一个让你愤怒的事情,当这件事确实是对方的不对,你应该直接对他说:“我对你这样做很愤怒。”
      刚才的梦里,有一个人在往女孩子的身上泼水。泼水象征着“泼凉水”,也就是压抑自己。当压抑自己太多,她就会变成“美人鱼”。
      我告诉这个女孩子,不要把苦恼的包封的太紧,应该学习把那包中的脏东西倾倒出去。你可以用音乐的河水带走烦恼,你也可以向你的朋友倾诉,让她们帮助你消除……,不要做美人鱼。
      做一个美人鱼,表面上可以很快乐,但是在内心深处,往往有太多的苦恼。

 

相关热词搜索:朱建军 心有心的语言 意象对话

上一篇:心有心的语言(六)
下一篇:心有心的语言(八)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